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0826、暴露(1 / 2)


那是一个看起来微胖的中年人,皮肤白净,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就如同隔壁家的胖叔叔一样人畜无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岳卓然却见过此人一次。

因此也知道此人的真正身份。

伊甸园在萧狂星区的二号人物。

代号【永夜】。

是一个表面和善,实则心狠手辣的屠夫。

岳卓然只知道他的代号。

并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对外身份。

对于【永夜】的畏惧心理,是在加入伊甸园之后不久,就由无数个‘前辈’灌输而来,也是在知道了这位的事迹之后产生的。

岳卓然自忖并非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但他的那些手段和狠辣,在【永夜】面前,简直就像是一个爱心满满的慈善家。

很多伊甸园组织的人,最怕的并非是一号人物【零】。

而是这位【永夜】。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岳卓然心跳的厉害,心理暗暗思考:“而且还没有做丝毫的伪装,真面目现身,难道协会的办公场,竟然也是组织的物业吗?”

作为组织新晋的高阶成员之一,岳卓然已经可以接触到许多的机密信息,但据他所知,铸器协会并非是组织吸纳的成员之一。

他假装不认识【永夜】,依旧继续工作。

片刻后。

【永夜】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永夜】笑道:“这么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你。”

岳卓然心中一惊,表面上不动声色地道:“是啊,没想到。”

这一幕,让协会的会长和其他几位高层都微微一怔。

这位聂家主居然认识岳卓然?

聂玉成是星门基地铸器协会的大金主之一。

也是这次紧急铸甲的大单的甲方。

没想到聂玉成和岳卓然之间,竟是如此熟悉,看起来是老友一样。

“原来聂总认识岳少啊。”

铸器协会会长农心笑着道。

但聂玉成却并未理会他,而是微笑看着岳卓然,道:“你已经发现了吧?”

岳卓然道:“什么?”

聂玉成微微一笑,道:“关押在这里的那些人啊。”

岳卓然瞳孔一缩,心脏几乎骤停。

什么情况?

一点儿不掩饰吗?

直接就在外人面前说起这些事情。

他看了会长农心等人,心里不由的浮现起一个巨大的疑惑:难道这些人,也是组织的成员吗?

也就是在这时,农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他觉得自己的眼眶里,好像是有什么液体不断地溢出。

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流泪?

农心惊讶之余,下意识地随手擦拭。

然后看到手指间沾染的竟然是殷红的鲜血。

他讶然,正要说什么。

诡异恐怖的画面出现了。

农心看到,身边的同伴,那些一起共事了数百年的同事和朋友们,他们站在原地,脸上还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肌肤却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

他看到他们头发大片地随着头皮脱落,眼球从眼眶地坠下,浓水流淌之间,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白骨……

那些熟悉的伙伴们,就像是在火焰炙烤之下的蜡烛一样,快速地溶解液化。

然后,农心眼中的世界开始翻滚。

巨大的恐惧袭来。

他意识到,自己好像也要死了。

几米之外,岳卓然长大了嘴巴,感觉到一阵窒息。

死了。

跟随【永夜】走进来的人,不管是铸器协会的高层,还是他的随从,还是原本就在这里工作的铸器师们……

在几个呼吸之间,这些人全部都凄惨无比地死了,化作一滩滩腥臭的泥水。

除了他自己。

岳卓然知道,是【永夜】杀了他们。

原来他在刚才不加掩饰直接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些人变成了死人。

可是,他疯了吗?

在星门基地之中,这样大开杀戒,就真的不怕身份暴露?

“你看到了,对吧?”

【永夜】聂玉成又问道。

岳卓然回过神来,连忙道:“是,我还在纳闷,为什么铸器协会的场地中,会关着这么多的陌生人。”

“陌生人?”

【永夜】聂玉成咧嘴笑了起来:“其中不是有你认识的人吗?”

岳卓然心中一惊。

一种不妙的感觉,陡然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