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十三幺


    周妈妈一大早事情就很多, 来来去去,身影繁忙,不过不是为了麻将馆的生意。

     从煮早饭开始就很讲究, 比以往丰盛得多,还让周窈和陈许泽都得好好吃,之后挎着菜篮子去了市场, 挑选菜的尽头比当年出嫁选老公还认真。

     “这个菜多少一斤?”

     “一块三?前面那个摊比你便宜两毛呢……算了, 给我称一点。”

     “鱼要活的, 那个死的不要不要,那一条……”

     “虾称足了, 挑个头大一点的吧, 太小的没有肉。”

     “……”

     她游走在各个摊子前,平时经常买的菜和不常买的菜,全都买了个遍。

     有摊主好奇:“周麻她媳妇今天是要摆什么宴席请客吗, 买那么多菜,丰盛得嘞。”

     “不是。”有知道的解答,“你们不晓得, 今天是她闺女去大学的日子, 肯定要煮点好吃的。”

     说起周窈, 菜场这些老板也熟。

     “就是那个白白净净的文静小姑娘?”

     “对, 就是她。”

     “听说考了咱们市的市状元呐。”

     “是啊,周麻两口子可真有福气!”

     “不过听说咱们这条巷不是出了两个状元?”

     “是没错, 一个啊, 在周麻家, 一个啊,天天往他家去。就以前拐角处陈老太的孙子,现在正跟周麻的女儿谈朋友呢!”

     “这真是有福气了,女儿和另一个都这么出席,以后有的享福了……”

     “谁说不是呢……”

     ……

     其他人的议论周妈妈都没放在心上,无非都是艳羡,她听得多了,从一开始的嘴角上扬,到后来十分矜持稳得住,过程没用多久。

     她女儿是有本事啊,确实出息,但那都是她自己凭本事挣来的。十几年的苦读,夏夜寒冬,日复一日,她付出的努力配的上这个结果。

     这一天周窈和陈许泽要去学校,票买的比较晚,可以在家吃了中饭再走。周妈妈比过年还上心,买了一大堆菜,丰盛得家里那张小方桌甚至都放不下。

     周麻也没说她浪费,毕竟是难得的日子,周窈这一去学校,只有放假才能回来,以后每天都在身边看得着的女儿就要远离家里,去首都读书了,将来说不定会走的更远。家门在这,但能够回来的次数,能够在这个屋里停留,一家三口相聚在一起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

     太快了。

     看着周窈乖巧的面容,周麻忍不住生出感慨。

     想起她刚出生的时候,还是襁褓里的婴儿,小小一个,那时候还是特别爱笑的,她的笑和别人不一样,是弯着一双眼睛看人,看得谁都欢喜不已。

     这中间错过了太多时间,不仅是他,还有周妈妈。对她不够关心,不够好,或许是鬼迷心窍了吧,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竟然也能在眼皮子底下忽略这么久。

     周麻一边自责,默然叹了声气。

     周窈听见,以为他是在舍不得自己,当然这个成分也有,她宽慰道:“爸,只要一放假,学校里没有事情要忙,我就会回来陪你和妈妈。”

     “没事。我知道的,学业重要。你去上学是去学东西学本事,不要因为牵挂家里耽误正经的东西。”周麻笑笑,摆手,“想你了,我和你妈会给你打电话,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我们坐车来看你也是一样的,顺便还能旅游,对不对?”

     周窈见他还能自己开解自己,放下心来。

     陈许泽一大早就在周家,待遇回归从前,被叫来吃早点。周妈妈特意亲手煮的面。她十多年的厨下功夫,仿佛都用在了这一天,或许也是倾注了太多心思,面煮得格外好吃。

     一向话少的陈许泽吃得碗底见空,还难得夸了一句,“阿姨,面很好吃。”

     周妈妈心里高兴,嘴上却假意骂:“哼,逮着机会就夸,油嘴滑舌……”一边说着,一边又给陈许泽盛了一大盆面。

     陈许泽:“……”

     他只是发自内心地夸面好吃,也是真的吃饱了,再来一盆,真有点吃不消。顶着丈母娘期许的目光,他只好慢条斯理再吃了几口。

     ……

     丰盛的中午饭吃完,周窈和陈许泽在家里稍作休息,见时间差不多,出发去车站。

     周家夫妇送他们到巷子口,不管周窈怎么拒绝,周麻都坚持要帮她拿行李。第一次去大学,带的东西有点多,两个人的行李都重。

     到路口,见周麻担心,陈许泽说:“幺幺拉不动,我会帮她拉的。”

     “你先顾好你自己吧!”周妈妈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这么久以来恶言恶语,到这一刻,却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真正长辈的样子,“你到了外面,少给人家摆脸色,惹着别人,你这个脸再好看都没用!别说幺幺,她生活自理能力强,我反倒是一点不担心,就你,这么多年,离了你爷爷奶奶也不知道有没有长进多少,天天关着门在家里,在外面要多注意,不懂的不会的就问幺幺,两个人互相照顾,互相扶持,少让我们操点心……”

     周妈妈碎碎念,每一句每一个字,满满全是关切。

     陈许泽连连点头,乖乖听训。

     周窈和陈许泽只让周家夫妇送到巷子口,再往后就不让送了。坐上出租车,他们在车里,周窈坐靠窗的位置,和站在路边依依不舍的周家夫妇挥手告别。

     车开出去很远很远,从后视镜里看,他们仍然站在原地。

     ……

     十九岁这一年,周窈和陈许泽一起走出了出生、长大、生活了十多年的巷子。

     后来她做医生,时常和医学小组飞去国外开会,有时去贫瘠的国度做支援。而他搞科研,忙起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但两个人感情还是很好。

     巷子在他们毕业的第二年拆除了,每家每户都分到了房子,周爸爸和周妈妈搬进新家,在周窈说要给他们买新房的时候,以浪费为由拒绝了。毕竟在他们的观念里,住的房子一套就够了,有一套就行。

     陈许泽爷爷奶奶留下的老房子也被拆掉,分得的新房,他们很少回去住。周妈妈时常会去帮忙打扫,隔一阵子就去搞卫生做扫除,留待周窈和陈许泽回来以后可以随时住。

     周窈和陈许泽是在毕业那年结得婚,或许是一开始聚少离多,每一次见面都像新婚燕尔,直至后来不忙了,稳定地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生活,仍旧每天都如胶似漆不嫌腻。

     他们生了一儿一女,一个像他一个像她。

     对待儿孙,陈许泽其实并不严苛,但他有一个谁都不能碰的笔记本。

     很久很久以后,他的儿孙才打开看过,本以为是关于他科研上的笔记,却发现,那只是简单的一本日记。

     日记里,通篇都是“我”和“你”,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人称,所有事情,都与“我”和“你”有关。这个“我”自是陈许泽,“你”则是“周窈”。

     “今天新送来的花你很喜欢,在花瓶里摆弄很久,还想修剪枝叶。被我拦住。你问我好不好看,我说是好看的,但其实嚒……不是我说,你这份插花的手艺还是早点放弃比较好。当然了,这句话不能对你讲。晚上有点凉,一个人睡沙发显得也太可怜。”

     “你说今天吃的那家面馆的面很好吃,我也这么觉得,下次还要去,再尝尝其他的味道。我问你如何,你笑着对我说好,心情一刹那突然变得很好。”

     “今天下大暴雨了,还打雷,我们把房间门窗关上,拉上窗帘,关上灯,一起靠坐在床头,缩在被窝里,用设备看电影。天气很糟,但我觉得,日子很好。”

     ……

     他记录了很多很多,有大事有小事,事无巨细都在里面。

     最后翻到日记本末页,是不知什么时候,他回忆他们当初离开巷子的场景。

     “我们约好要一起走出那条巷子,后来我们真的做到了,离开巷子,你和我一起,所有条件没有缺失一项,我觉得很满足。那天我们谁都没有回头看,就那么直直地走出去。在出租车上,我握你的手,有一点凉,我问你冷吗,你摇头说不。”

     “那时候你对我笑,弯着眉眼,唇角勾起,那瞬间我已经想象到我们未来的模样。”

     “当时我想……”

     下一句是最后一句,陈许泽写在倒数第二行。

     他讲,对周窈讲:

     “——倘若四季你都在,这一生,该很好。”

     —全文完—www.mmtxt.net
如果喜欢《十三幺》,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