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嘉琪篇不悔


    她知道,她的病已经好了许多,慢慢打量着这间屋子,看来,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一个老妇。

     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便是简单的炊具,翻了许久,她才从箱子里找到一小袋米,只是除了米,其他什么东西也没有,况且这是一袋生米,她如何能吃。

     累了大半天,才将米弄熟,可是却糊了,她捧着黑乎乎的米,心中一阵委屈,为何章嘉悦就要高高在上,做她的太子妃,她就要在这样的地方,受这般委屈,泪水伴着米,一点点的咽下去,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她的嗓子干干的,甚不舒服。

     有了经验,她在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流浪汉的事情不是偶然,接下来的路危险重重,不止流浪汉,甚至其他人,都会有这样的心思,她必须要保护自己。

     好不容易找到一件又丑又土的衣裳,穿上去的时候却令人一阵作呕,天知道这衣裳以前是被什么样的人穿过,上面味道甚是难闻,不过她却忍住了。

     一路而去,终于到了南疆,接下来的日子,却顺利许多,顺利成为红阁的头牌,顺利入了王宫,成了最受宠的南疆王妃。

     只不过她对于南疆王求和的态度很不满意,多次劝说无果,她便萌生了一种想法,既然他不去,那么她自己带兵,偷偷潜进京城,杀了章嘉悦和孟亭均,到时候,南疆王就算不出兵也不行了,她能想象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南疆王一举灭了南朝,她成为最荣耀的女子。

     可是,想象终究只是想象。

     她虽然成功的给章嘉悦下了蛊毒,却没有杀了她,亦没有杀了孟亭均,反而她的诡计被识破,孟亭均将他们一路打回南疆。

     南疆王震怒,她以为,他对自己宠爱有加,就算他在生气,最坏的结果是被打进去冷宫,可是没想到,南疆王根本不听她的解释,甚至嫌恶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在看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

     她突然就害怕了,果然,她被南疆王喂了蛊毒,下令赶出去南疆。

     那一刻,她的心里是伤心的,对于南疆王,一开始她就是有意利用,可是渐渐相处下来,他对自己的宠爱,将她当成仙子一般的对待,都让她觉得无比受用,她甚至觉得,以后若能有他相伴,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她这样一个攻于算计的人,竟然也会喜欢上别人了,这种喜欢和对孟亭咨的不同,对于孟亭咨,更多的是两人之间的相互利用。

     而南疆王,却不一样,他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告诉他的,他对她的,只是单纯的宠爱,并没有利用的成分。

     被这样一个男子爱着,她心里自然欢喜,若没有那些仇恨,她可能会一直留下来。

     可是,所有都完了,她的荣华富贵,她的复仇计划,都离她远去,她当初有多快乐,现在就有多痛苦,而且这痛苦是翻倍的,还有蛊毒带来的痛苦。

     不得不说,她们姐妹真的有缘,连中毒都是一模一样的毒,也许她们从一出生开始就注意注定是敌人,这辈子,注定要彼此仇恨。

     辗转过许多地方,她却始终没有离开南疆,她偷偷在附近,有一天,她疼的实在受不了了,晕倒在山上。

     她没有想到,再次醒来,她是在一护民居家,她更没想到的是,救了她的,竟然是大壮母子。

     想起来初次来南疆的时候,她心中感慨万千,踉跄着起身,想要穿鞋子的时候,面前却伸过来一只手,手里端着一碗小米粥,上面洒了些葱花,章嘉琪咽了咽口水,犹豫间,那碗粥已经到了她手中。

     她住了一两天,才知道,因为自己,大壮母子在城中受人白眼,住不下去,索性搬来这山上,母子两人相依为命,围了一片院子,平日里,大壮出去打打猎,砍砍柴,换些米,大壮母亲养养鸡鸭,种点菜,母子两人的日子倒比之前过的宽裕多了。

     只不过大壮母子虽然救了她,却不和她说话,她索性也不想多费口舌,只想在这里养养身子,倒也乐的清静。

     只不过她蛊毒发作的太快,每每夜间,都疼痛难忍着,大壮看不下去,欲为她找大夫,却被她阻拦,无奈之下,她才将她身中蛊毒一事告知,只不过到大壮耳朵中,却成了另一番回事。

     她告诉大壮,她被南疆王看中,强行带回去,没想到却收到那些妃子的排挤,屡次被陷害,才成了这个样子。

     大壮和她母亲都是善良之人,虽然之前她的态度让她们受到伤害,下意识的,还是选择相信她。

     大壮更是千方百计的打听消息,南疆会蛊之人不在少数,会解蛊之人也不在少数,他寻找多时,终于听说有一种药,可以缓解蛊毒的发作,亦可抑制蛊毒发作的痛苦。

     大壮历经千方百计却也没有得到,章嘉琪知道此时急不得,况且以她现在的样子,若离开了大壮家,恐怕就是死路一条。

     自然,她表现出来的都是乖巧善良的一面,对大壮更是柔情相对,甚至以身相许。

     大壮本来就头脑简单,两人一番以后,更是打定了主意要娶她为妻,只等找到那药以后,两个便成婚。

     章嘉琪自然不愿意,待找到药,服用了几次了,竟发现这药不禁能缓解疼痛,更能将她体内的毒素排出去,只不过这样的药自然稀少,又长在极其危险的地方。

     她一味讨好卖乖,只为了有人能够为她采药。

     就在她身上的蛊毒解的差不多了,大壮母子也接受她,要她嫁过来的时候,她却连夜跑了,走的时候,还将他们的钱财带走。

     成婚?要她嫁给这样粗鄙的一个莽汉,让她一辈子都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她可做不到。

     接了毒以后,正好匈奴进犯南朝边界,一路上都她都听说了太子御驾亲征,她便打了心思,怎么也要过去看看,或许能够寻到时机呢。

     只不过,她一路上是要犯过去的,她哪里知道边界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她饿了许多天,却也没有见到孟亭均半个影子,更别提报仇了。

     可是没想到,她却见到了章嘉悦,她恨到骨子里的女人,她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当她看到她只带了十个侍卫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机会到了。

     只不过,刺杀计划没有成功,反而被抓了,她被关进牢房中,不见天日。

     她没日没夜的咒骂,没日没夜的呼喊,只盼着章嘉悦能够死在边界。

     牢房中的人并没有过多的为难她,就算她那般骂章嘉悦,他们也只是警告而已,她知道,定是章嘉悦下了命令。

     牢房中的日子并不好过,她每天醒来,都能感受到周围污浊的气息,更能闻到自己身上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

     她挣扎,痛哭流涕,甚至发疯似的撞墙壁,这样没日没夜的关着,不见天日,她受不了。

     也就是在牢房里,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自然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是那个傻子的,三番五次相信她,甚至为了她冒着危险找药的傻子的。

     幸福吗?

     不,她感觉到恶心,一想到那些夜晚,她在他身下,她就一止不住的恶心。

     自然,她在牢房中打掉了自己的孩子,不带一点感情!

     这样的日子她足足过了半年,半年后,太子凯旋归来。

     章嘉琪这才看到他们两人,一脸的深情,一脸的幸福,特别是章嘉悦怀胎数月的身子,刺痛了她。

     上天如此不公平,给了她最好的,却让她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她不甘心。

     可是接下来章嘉悦下的命令,却让她感觉到痛不欲生,她以为,她会杀了她,以泄心头之恨,她也做好了这个准备,从听到他们胜利的消息,她就再也不抱任何希望。

     死,或许是最好的解脱,可是章嘉悦却没有杀她,她要将她打去地牢,永生永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害怕了,地牢是什么地方,比这里恐怖一百倍,况且一旦进去了,她便真的永远出不来。

     她不要受这样的痛苦,挣扎未果,她被押了进去,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拴住,她就算有心想死,也没有办法。

     她更没想到的是,孟亭均竟然也没有放过她,一件几日,每日都去地牢,带去的,是让她将地牢里面的刑具过一遍。

     她才知道,他对章嘉悦有多温柔,对她有多爱,对自己便有多痛恨。

     他恨她差点杀了她,亦杀了他的孩子。

     好几次,她都忍受不住昏厥过去,却又被人用冷水泼醒。

     这样的痛苦持续了十日,十日以后,地牢中除了每日来送饭的,再没有其他的人,而她,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可能用双手。

     地牢无疑是最阴深恐怖的地方,寂静的听不到一点声音,又好像到处都有声音。

     她每日听自己的呼吸声,数着送到狱卒的脚步声,除此之外,她的生活中再没有其他。

     她试过和狱卒说话,想让他多待一会儿,哪怕一会儿也好,她实在收不到一天到头都没有声音的日子,也受不了不说话的日子。

     很多时候,她都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可是每次她奄奄一息的时候,都会有人给她治疗,如此反复,她才知道,章嘉悦并没有打算让她好过,她也才知道,无论她怎么做,都是白费的。

     她一辈子,真的都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度过了。

     一日,她仰起头,似乎依晰看到一丝阳光,狱卒过来的时候,她便欣喜的问是不是给她换了地方,那狱卒甚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给她解下链子,站在一旁守着她。

     她才知道,这只不过是她的错觉,她还在原来的地方。

     后悔吗?

     从来没有,从她走上这条路开始,就从来没有后悔过,她和章嘉悦之间的仇恨,就算经历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散。

     端着饭,看着手中的筷子,嘴角微微上扬,来世今生,她们姐妹永远都是宿敌!www.mmtxt.net
如果喜欢《毒女重生:夫君,滚下塌》,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