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结局


    堂堂相府,便这样落败。

     听到这个消息,华鸢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感觉,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难过的。甚至她还在想着,难道自己跟华府之间,难道只能有一个人能够得到幸福吗?

     相府飞黄腾达,那么自己便只能惨淡收场?

     想到这儿,她猛然摇摇头,想要将这样的想法赶出自己的脑子。

     这是不对的!

     万事万物皆有气循环的道理,一饮一啄自有天定。恶人也自有天收,自己不过是想要将自己的日子过好而已。

     京城那边,皇上终于还是没有撑过四月,驾崩了。

     这一年,对于京城甚至是对于整个沧月来说,都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

     皇上驾崩,新帝登基,满朝都在忙着。

     这些日子,君羽卿已经在用自己的方式教导着这位君王。

     却是在新帝登基的第五天,君羽卿收到了那边的来信。一封让他欢喜的恨不得在京城燃放三天三夜鞭炮的消息——他的王妃终于还是舍不得他,醒过来了!

     他不知道鸢儿醒来跟那个华月菲的死亡有没有关系,但是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他还是会这般选择。

     当下,他便直接去了宫中,请求新帝:“皇上,臣要告假一个月。”

     小九吓了一跳,“七哥,朕这才刚刚登基,您这个辅政的摄政王便要离开,这让小九怎么面对那一群虎狼之人呢?您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小九一人在这陌生的朝堂上啊!”

     君羽卿有些头痛,小九是自己教导的。似乎现在也越来越会装疯卖傻了?

     这让君羽卿感觉有些挫败,叹了一声气,问道:“好吧,那你想如何?”

     小九欢快的拍手,说道:“既然七哥要告假,想来也是为了体察民情,朕怎么可以躲在这重重宫殿当中,自然是要跟在七哥身边学习的。”

     “你的七嫂醒来了,七哥是要去见你七嫂的。”

     小九自然知道,七嫂是被七哥送出去救治了,现在人根本就不在肃王府。所以,听到君羽卿这般说,更加坚定了他想要一同出去的想法:“朕知道,所以朕更需要跟七哥你一同出去了。放心吧,朕一定会紧紧地跟在七哥你的身边。绝对不会偏离一分一毫,你就答应了我吧。”

     是日,摄政王终究还是没有磨得过小九,答应带着他一起去外面。

     而那边,萧柒也带着华鸢终于返回了自己的王府。

     华鸢在这边住了两三日,终于还是忍不住过去问道:“那个,你究竟想要用何种方法来将我失去的那一颗心重新拿回来?”

     萧柒目光温柔的看着她。

     他知道,在自己上一世宛若亲身经历着她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之后,他便已然悄悄的爱上了这个有些倔强的女孩子!

     虽然倔强,但是在某些事情方面,她也有着自己的坚持。纵然上一世被伤害成那样子,可是这辈子她却还是能够保持本心,从来不曾伤害无辜。这也是萧柒最为欣赏和喜欢的地方!

     他想,自己对她的喜欢,终究还是不如君羽卿来的透彻的。毕竟自己的喜欢里面,还夹杂着愧疚。

     上辈子,若非是他,她大概会过的好很多吧?

     但是,她想要的失去的东西,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他总是会帮他拿回来的。哪怕,她会因此而成为这个国家的罪人!

     他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柔软的秀发,说道:“放心,这些并不是你需要操心的。我自会有办法。”

     华鸢心里闪过几许不安,总觉得他现在是想要做些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出来,她紧紧地看着他,最终还是开口说道:“萧柒大哥,我确实是很想要感受心脏真实跳动的感觉。但是,如果那样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的话,那宁愿不要了。萧大哥,我不要了!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萧柒温柔的摇摇头:“这些对于我来说,不过就是举手之事而已,你不必挂心的。”

     华鸢知道他说的根本就不是真话,怎么可能就是举举手的事情呢?这样逆天之事,怎么肯呢过没有半点代价的?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这样的道理,她懂!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不劳而获的事情。

     这样逆天的事情,她想不会是要萧大哥付出他的性命吧?

     看着她的样子,萧柒眼神中的温柔愈发的藏不住了,笑道:“你这个小丫头,好了,大哥会有分寸的,知道了吗?这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你来费心的。你只需要安静的等着,等着大哥将你所想要的捧在你的面前。”

     这一刻,华鸢只觉得萧柒温柔的近乎残忍。

     她的心里万分不安,可是再如何不安,这一刻终究还是到了。

     华鸢这一日跟往常一样,用过膳食之后,便喜欢要到处走一走。

     结果,这一日却觉得万分的困倦,华鸢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带她忽然想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失去了意识,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完全不知道。

     只是在她醒过来的时候,君羽卿已经陪在她的床边了。

     她猛然想到了什么,用手覆盖在自己的心口,里面“扑通扑通”的跳动着的心脏,这样真实的存在于她的身体里面。

     她忽然问道:“萧柒呢?萧大哥呢?他——他怎么样了?”

     君羽卿眼中有些落寞,当时萧柒揍得时候,让他千万不告诉她自己去了哪儿。可是君羽卿知道,萧柒也同样爱着她,他为她做的一切,他做不到自私的隐瞒。

     终究还是开口说道:“萧柒他,用了百年的国运为代价,现在已经被他们的长老带回了密地。囚禁百年作为惩罚!”

     华鸢忽然怔愣住了,半晌泪水猛然决堤!

     这不是他应该承受的!

     不是!

     自己享受了重生的好处,改变了这么多自己的遗憾,可是最终付出代价的却是萧大哥!这何其残忍,又何其不公?

     华鸢崩溃的扑在君羽卿的怀里大哭不已。

     然而,不管如何她终究还是跟着君羽卿一起回去了沧月。

     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明明知道萧柒对自己的感情,也知道他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可是自己却偏偏还是得离开!

     她心中爱的人,始终都只有君羽卿一人。

     不过她看着君羽卿的样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脸色相比较之前,好了不知一星半点。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探上他的脉搏,继而发现他身体里的余毒竟然都清干净了。

     “哈哈...我太高兴了,原来你已经好了啊!”

     “嗯,我已经好了。”

     萧柒用他的百年国运,救了他们两个人。还真是一个打不得骂不得的情敌呢,用这样的方式插足在他们二人之间。

     但是,对于萧柒,他君羽卿心中到底还是心存感激。

     回去的路上,君羽卿一直抱着华鸢,晚上更是所需不断。

     “你——你究竟是素了多久了?怎么这般不节制!”

     “嗯,叫相公。”

     “相公。”

     “再叫。”

     “相公。”

     天启二年,华鸢生下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这对摄政王夫妇的传奇,一直流传在整个沧月。

     只是,他们寻常的对话似乎也显得幼稚。

     “娘子。”

     “嗯。”

     “你好敷衍,是不是想要抛夫弃子,不要相公了?”

     华鸢在他脸上吧唧一口,“你想多了。”

     要说这天底下摄政王最怕谁,想来便是那位打不得骂不得还得供着的情敌萧柒了!

     每每说到萧柒,摄政王总是这般——危机感爆棚!

     ——————全文完——————www.mmtxt.net
如果喜欢《嫡女重生:溺宠残王妃》,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