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兼职王后夜行侠女


    但是,姜毕竟还是老的辣,在经过一晚上的奋战之后,血战到底,柳珊珊也是背着好大一包的金银珠宝回到了自己的万盛宫,自然,那里逃出来的,就往那里继续回去。

     “那些妃子,太好骗了。”柳珊珊笑着看着一桌子的成就,各种颜色的宝石,“这,这是真的吗?”柳珊珊看着桌上一颗硕大的珍珠,眼睛发亮了,仔细拿在手里,看了看,没错,是珍珠,几乎和夜明珠大小一般了,这等宝贝,说不定还能穿越回到现在,完全可以买的下一栋别墅了。

     桌上还有无数的稀奇珍宝,还有像西瓜一样的宝石,柳珊珊叫得出来名字,一眼就认出了,那次在珠宝展上面看得清清楚楚,这就是西瓜碧玺——没想到在这里还有更大的,完全是纯天然,未经任何人工处理,都已经是精美绝伦了。

     更别说旁边的红宝石,蓝宝石了,应有尽有。

     “看来,我又有任务了。”柳珊珊留下了珍珠和碧玺,将其与的宝物打包好,差不多有十几包,捆好,结实了,便入睡了,想着自己明天的计划。希望是万无一失——这样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

     内务府,就这样一天过去了。

     孙念睁开眼,便叫道:“来人,准备好——”但是,周围的安静让自己觉得异常的紧张,神色慌张,就像自己是一个小偷一样,出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穿好衣服,整理好了着装,孙念便朝着外面走去。

     已经接近上午了,看来自己这一觉睡的是昏天暗地,居然自己一点也没有擦觉,难不成这几天自己真的累了?可是昨晚睡觉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啊。

     慢慢的打开房门,暖阳照进来,孙念几乎睁不开眼睛了,“该死的阳光——”

     孙念很害怕阳光的照射,他不喜欢阳光,甚至很厌烦,喜欢黑暗的感觉。

     内务府的院子里面空荡荡的,全无往日的热闹和欢呼,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懒洋洋的奇花异草在阳光下贪婪的光合作用。

     沿着前面的房间走去,经过一条幽深的石子路,不平的道路出现在孙念的面前,但是还是没有见到自己内务府的侍卫,难道被自己的父亲叫走了?

     正奇怪,走到了那间房,正是小厮练神器的房间,但是房门口没有任何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房门虚掩着,没有关上。

     孙念感觉自己像是失落的小白羊一样,没有了思想,到处乱粗昂,有时候孤独是一种折磨人的东西,让自己的思想被无情的禁锢。

     孙念鼓起勇气,拿出身上的宝剑,骂骂咧咧壮壮胆子,“不知道小厮在搞什么,不是说练神器吗吗?”

     慢慢沿着房间走去。

     “吱呀——”用手中的宝剑慢慢的推开门,里面黑暗的一片,当孙念的双脚一进去,门瞬间被关上了,好像被外面的人锁住了一般。

     孙念赶紧上前,准备打开门,但是,里面是死命的打不开。

     周围昏暗的灯光瞬间打开了。

     慢慢的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正对着自己的墙上挂着一柄硕大无比的弓箭,发出幽幽的光,不断的像周围闪烁。

     正对着自己面前是巨大的鼎,里面混着各种颜色,看上去很恶心,空气瞬间凝结了,让人窒息,飘着浓重的血腥味随之而来。

     “这,这是什么?”孙念满脸疑惑,充满了未知的恐惧的惊骇。慢慢的靠近大鼎。

     “哈哈哈哈——”说着,小厮和身边的几位士兵慢慢的出现在孙念的面前,此时的孙念像是变了一个人,目中无人,脸上就像僵尸一样,画满了各种各样的鲜红色的图案,但是从身形和说话来看,确实是小厮不假。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神弓你已经制好了。赶快给我拿上来。”孙念笑着望着神弓,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命令根本不好使,“小厮,怎么,你居然敢和我反抗,信不信我杀了你?”说着,孙念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举着手中的宝剑对准小厮。

     “孙念,就凭你这个废物,还想伤我?”小厮冷笑着看着孙念,突然间感觉自己面前是一个即将死亡的可怜之人,而自己却不知道。

     “你,反了——”说着,挥动着手中的宝剑冲向小厮。

     这时候,房间里面,猛地蹦出一个巫师模样的人突然闪现出来,在孙念的面前,却还没有看清对方的面孔,感觉胸口一阵冰冷的刺痛,袭遍全身。

     慢慢的望去,自己的胸口一柄匕首已经完全刺进了自己的心脏,鲜红的血液不断的像喷泉一样涌出来,挥洒到了面前的大鼎,。

     鲜血还冒着热气,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浓重,小厮像吸血鬼一样贪婪的吮吸着空中的味道。

     现在,孙念终于明白了,原来,那个大鼎里面的液体,正是鲜血,染满了无数人的鲜血。

     孙念重重的倒在地上,嘴里有话要说,但是来不及开口,意思渐渐的模糊,没有了任何疼痛的感觉,只觉得自己好困,好困,累了,慢慢的闭上眼睛。

     “血舞,你反应太快了。”小厮冷冷的看着地上孙念的尸体。

     “是吗?我觉得应该是孙念的反应太慢了,可惜了,哈哈——”血舞阴阳怪气的在一边大笑,“终于有资源了。”

     “好啊——有福气了。”小厮望着血舞,“我们的士气如何,准备好了吗?”

     “大人,早已经准备好了,今日便可要了整个雪域国的性命,国家归你,尸体我全部要了,最近尸体严重紧缺。”血舞诡异的笑着,“神弓的威力不久之后就可以大显人间了,到时候雪域王致死也不知道究竟自己犯了什么错。”

     “慢着,先不着急。”小厮严肃对策说道,走到神弓面前,慢慢的捧着,这就是自己唯一能够帮助自己夺取天下的神器了。

     “好,下面的幽冥士卒早已经准备好了,新鲜的脑髓吸引着他们蠢蠢欲动,他们可是等不及的。”说着,血舞慢慢的消失在房间的阴暗处。

     夜,随影而至,吞噬了整个世界。

     柳珊珊换好了夜行服装,一大捆金银珠宝早已经打包好了,便猛地飞出房间,朝着皇城外面奔去。

     街上,冷清的偶尔还能看见少许人,却也是慌慌张张的吗,生怕被什么歹人撞见,看见柳珊珊的夜行服,却是不敢靠近,以为是什么盗贼。

     毕竟看到了怀中慢慢的一口袋,不知道哪家王爷府中又被盗取了。

     终于,柳珊珊在看到了一家当铺,还亮着灯,慢慢的走过去。

     “老板!”柳珊珊大声的叫道。

     老板一件面前的蒙面人,瞬间冷却,赶紧收好账本,慌慌张张的准备关门。

     却被柳珊珊迅速的拦住了,老板面色惨白,额头上的汗珠已经一大片了。“女侠,饶命啊,女侠,我也是小本生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放过我吧,我还有一家老小需要养活,全部靠我自己,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或者我的当铺,那么全都完了——”年过半百的老板吓得不知所措,却只是最后的王牌了。

     柳珊珊没好气的瞪着老板。

     老板瞬间再次崩溃了,柔弱的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说什么,我有好东西要给你看。”说着,将怀中的一大包东西仍在柜台上,“老板,看看吧!能值多少钱?”

     听这样说,心里安慰了一大半,瞬间恢复了以往的血色,吓得不轻啊,后背脊梁骨早已经冰寒了,慢慢的调节了自己的语气,“是,是这样啊。”

     说着将柳珊珊手中的包裹打开,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在地上,脸色惨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乖乖,这些东西那里来的?”

     “放心,来源绝对可靠安全。”柳珊珊严肃的说道:“我需要换取碎银子和钱币,你看着给吧!”柳珊珊故意瞪着老板。

     “这这这——”老板看了看外面,确定没有人,赶紧说道:“壮士,不如进屋来,慢慢说道。”

     柳珊珊便和老板进屋了,老板赶紧关上门,生怕做了什么坏事怕被逮到。

     房间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有熟悉的,各种不知道的物件占多数,“老板,看来你这里面别有洞天啊。”

     老板骄傲的笑了笑,“侠士有所不知,我祖上三代都是搞收藏的,经历了数百年,自然是宝贝不少,不瞒你说,看你应该不算是坏人,所以才对你说了实话。”

     “是吗?”柳珊珊环视了一下,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了,全被不知名的东西挡住了道路,只有一张小桌子,上面奇形怪状的烛台亮着昏暗的灯光,但是对于这间小屋子,已经足够看清楚了。

     估计老板晚上睡觉的时候应该是抱着什么宝物睡去的罢!不知道做梦会不会笑呢?或者患得患失?

     “姑娘,你这些宝贝说实在的,很难的,所以呢我,也是不会坑人的。”老板严谨的展开包裹,“至少值这个数。”说着双手比划了一个五字。

     “这,五万两?”柳珊珊望着,小声的说道。

     “不,五百万两白银。”说着,老板凑到柳珊珊的耳朵,小声的说道:“不知道侠士对这样的价格满意不?”

     “就这样办了,当然可以啊,没问题。”说着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好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好,和你合作就是爽快,不知道是要银票还是什么,对了,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讲来,有什么一定会帮着。”老板笑嘻嘻的说道,至少是看在这些宝贝的份上,也是应该足够的客气。

     “银子我不会立即带走,只是每晚这时候来取,你好好记着。”柳珊珊想到,这么多的银子拿在身上也不方便,“每次拿给我一千两就够了。”柳珊珊想了想,“最好是碎银子,越多越好,你去办吧!”

     “这个自然没问题。”老板想都没想答应下来,“侠士,以后有什么好东西不要忘了。”

     “记得,放心这几天你都会好好收获的。”柳珊珊想到了,下一个目标就是北王府邸了,不知道收刮了多少百姓的油水啊。

     说着,老板讲一千两的碎银子摆在了柳珊珊面前,办好程序之后,柳珊珊提着一大包碎银子便匆匆赶去灾民临时的住宿点,正在城外不远的树林,那里还面前能够支撑自己的生活,至少灾民们还能继续存活下来,以后的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走。

     只要活着,一切便有可能出现。

     柳珊珊并没有路面,只是在空中想凤凰鸟一样盘旋,将碎银子纷纷撒下来,不偏不倚,刚好在灾民的帐篷周围。

     看见天上居然落下来银子,众人齐刷刷的热泪盈眶,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菩萨显灵了,终于想到我们这些贫苦大众了。

     渐渐的,怀中的银子没有了,柳珊珊停留了一会儿,但还是走了,并没有留下来,会雪域王城了。

     城堡里面,安静如初,柳珊珊直接冲进了宫歆的御书房。

     宫歆正看着一本书刊,没有注意到柳珊珊的出现。

     “嘿,在干啥?”柳珊珊将脸凑上去,宫歆看看,没错,是自己日夜所想的柳珊珊,“你终于来了,我以为又要很久才会见到你。”

     说着,宫歆紧紧地抱住了柳珊珊。

     “不要这样啦。”柳珊珊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摸着雪域王的头,“要是,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和我一起离开这皇城?”

     听到这话,雪域王看着柳珊珊,“你说什么,我愿意一直陪在你身边,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雪域王也没有深究柳珊珊话中的意思。

     “对了,你知道宫中谁画画厉害?”柳珊珊记得自己来此地的目的,严肃的说道:“我需要宫人画画。”

     宫歆笑而不语。”画画,自然我就是精英了。”

     “你啊——”柳珊珊不相信的说道:“是不是?”

     “不然你试试看?”雪域王笑着说道,说着,便从书房找出了文房四宝,准备就位,“不知道珊珊大小姐需要我画什么呢?花鸟走兽不在话下,人物传奇更是一绝。”

     “好啊——”说着,柳珊珊便站在前面,慢慢的将衣服解开。

     宫歆不解的看着柳珊珊,直到将自己的一只肩膀露出来,才缓缓说道:“哈哈——快点画下来。”

     “好呢。”宫歆满口答应下来,“绝对没有问题。不过——你最好是把自己的头发扎起来,不然把你的侧面完全挡住了,不好下笔啊。”

     “哦,是吗?”柳珊珊赶紧找找自己怀中还有什么东西。

     这时候,一直不起眼的竹簪子慢慢的拿在手里,将头发扎好,“好了,准备好了。”

     却宫歆发呆了,呆呆的愣在那里,完全被柳珊珊的美貌吸引了,这样的女子,害怕自己的功力不够完全丧失了她的唯美。

     “快点啊,愣着干什么呢?”柳珊珊提醒道:“快点啦。”

     说着,宫歆开始动笔了,柳珊珊一直期待会画成什么样子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幅画。

     一炷香的时间,直到宫歆提笔的最后几个黑体字,已经完全画好了。“好了,你过来看看。”

     柳珊珊迫不及待的上前,看到了那副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画面了,右下角落款:山盟海誓。

     和自己在博物馆见到的那幅画完全一样,原来画中的女子正是自己,而作画之人却是雪域王宫歆,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切是真的吗?

     柳珊珊望着宫歆。

     宫歆看到柳珊珊脸上的变化,满是惊奇,不知是什么表情了,自己也呆在一边。“想什么呢?是不是画得不像?”

     “没有,很好。”柳珊珊压低了声音,哽咽德尔说道:“我到任何地方,你都会和我在一起吗?”

     “嗯,我一定和你在一起,即使不当雪域王,我可以放弃一切。”宫歆严肃的说道。

     雪域传奇,尘封往事突然,门外未经通报却打开了,士兵们还在尽量拦着,但是此人匆忙的进来了,“珊珊姑娘,我已经研制好了,看——就是这个。”说着,将手中的一个透明水晶一样的东西摆在珊珊面前,突然看到了宫歆身边的画作,“天意如此,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了。”

     “幻太医,你怎么进来了。”宫歆满脸惊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更不明白手中的适合物件?

     这时候,门外进来一群宫女,然后太后进来,“大胆,好你个柳珊珊,居然又出来,现在,你完全可以罢黜王后了,你不属于雪域国,必须将你赶出去。来人!”说着左右两边的弓箭手伺候。

     “母后!”宫歆走到太后面前跪下。

     “滚开,你这个昏君。”太后严厉呵斥。

     “哈哈哈哈——”御书房门外传来一阵阵声音,进来的正是古南君和潘月月两人,身后跟随者戎装出战的将士。古南君早已是戎装,随时作战。

     “古南君,你这是干什么?”太后看着点这身装扮,知道大事不妙。

     “我来帮你废除这个昏君啊。”说着指着宫歆,“你应该感谢我的不是吗?”

     说着,指着身后的士兵,“太后,看到没有,今日,要么你废了这个雪域王,要么就灭了你雪域国,你自己选择吧!”

     说着看着太后,“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有思考的时间,门外的五十万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了。”

     “你——好你个古南君。”太后几乎要昏厥了还好在身边的宫女搀扶下,慢慢的恢复了颜容。

     “看你就不是好人。”柳珊珊站出来,“雪域国有我在,还轮不到你。”说着,柳珊珊运气,浑身上下泛着绿色的光芒,不断的散发着,突然,嗖嗖!

     一柄深黄色的冰箭猛地射向柳珊珊。

     柳珊珊没有留意,但是凭借着自己的本事想抵挡住,觉得这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可是事情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那冰箭好像瞬间爆发出数十倍超过柳珊珊身体的能量,却完全抵挡不住,任凭柳珊珊怎样发功,但是也是功亏一篑。

     柳珊珊的胸膛瞬间被弓箭刺穿——一直刺入身后的墙壁上,深深的陷入黄金柱子上面,然后慢慢消失,只剩下一滴血和小孔出现在柱子上。

     柳珊珊身体功力完全丧失,现在就连一个平常之人也不如。

     倒地,宫歆赶紧上前搀扶。

     “珊珊。”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眼睛早已经湿润了,望着面前的一群人。

     射箭的正是小厮和血舞,那病闪着光芒的神弓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哈哈哈——雪域国注定王国,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太后站在一边鼓着勇气说道:“我雪域国倒地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

     “哈哈哈——雪域太后,我只是要你们雪域国血流成河而已,别无所求,你能满足我的。”血舞狂笑,下面的幽冥战士已经准备好了,我看你们还能够抵挡到什么时候。

     这时候幻太医慢慢的将手中的穿越启示递给雪域王。

     “什么东西?”这时候小厮慢慢的将如水晶一般的东西拿过来,“看来这个也并非人间之物。”看到里面透明的闪烁着不同颜色的东西,顿时有了兴趣。

     “看来唯一的机会也没有了。”幻太医几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少废话,看来我今天是多虑了,雪域国除了柳珊珊能撑得起半边天,可是呢,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了,还有什么本事儿?”小厮不满的说道。“我们合作吧,各取所需。”小厮望着古南君,“怎么样,我们需要的不冲突。”

     突然血舞猛地准备上前夺取那个闪着光芒的穿越启示,但是被小厮看出来了,猛地准备收回,“早就看出你的不平常了,没想到还真是。幸好我对你还留一手,你的心不会就此罢手的。”

     原来血舞和小厮并没有利益上的关系,因此也就是剩下相互厮杀了。

     两人功力不断的撞击在一起,慢慢的地上的穿越启示反映了,里面的光芒慢慢的透过表层,一阵强光猛地窜出来。

     整个御书房的人都闭上了眼睛。

     “珊珊,你们赶快进来。”一个迷茫的声音喊道,瞬间,柳珊珊睁开眼睛,看到了那幅画,画上的自己冲着柳珊珊笑着,笑得很诡异,好像转身就要将柳珊珊带走一样,柳珊珊死死的拽着宫歆的双后。

     “幻太医——”柳珊珊呼唤着,只是,太医早已被上前夺宝的人给活活杀死了。

     “啊——”周围完全是一片迷茫,一层一层的光波就像无形的辐射一样铺天盖地而来。外面的五十万大军早已是头疼剧烈,在地上不断的挣扎。

     柳珊珊虽然睁着眼睛,却只是面前金灿灿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但是只要握着宫歆的双手,那就够了,不要想太多了,慢慢的闭上眼睛,脑子里面的四位慢慢的扩散着,和光波交织在一起。

     御书房,已经一片废墟了,包括太后在内,已经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也许不知道五十万大军浑身光溜溜的躺在雪域城堡,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一年的那天,记载,天降陨石,不幸遇难,无人生还。

     雪域国的百姓只看见从天而降的一股强光带走了连个人,不知道那两个幸运的人还活着不?更不知道将要飘香何处,什么地方是尽头,没有人去想,没有人去追问。

     雪域城堡被封了,这里是一个谜,没有了侍卫,百姓逃的逃,走的走,这里已经是一片荒凉,楼阁亭台却依旧耸立着,暗示着,这里曾经是一个极度强盛的国家。

     通向西边国家的道路从新开通了,从芬兰过境内延续,雪域不知不觉随着时间,人们已经将它遗忘了。

     只有一些年迈的老者和一些不知道事情的年轻人还生活在雪域,只是没有纷争,没有王国,有的,只是雪域族的族人,一直延续着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柳珊珊醒来的时候,发现在即在博物馆的通道上,没有人,周围却异常的明亮,没错,身边确实回到了现代。

     身边,是宫歆,两人还穿着雪域国的衣服。和这里现代化的建筑格格不入。两边都没有人,安静的周围都是如此的凄凉。

     “还有人困在里面?”突然,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时间一直停留在这里,没有移动过,一直停在那天没有转动过。

     柳珊珊似乎明白了一点,看着身边的宫歆,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但是他还是跟着自己出来了,也许是一件好事儿吧!不知道雪域国是不是真的还存在?柳珊珊心里完全没有概念了。

     “算了。”柳珊珊叹口气,说道:“也许真的是一个新的开始。”

     “这里是什么地方?”宫歆慢慢的站起来,恢复了直觉,“珊珊,这里。”宫歆拉着柳珊珊的手。

     “这里——是我们的家。”说着柳珊珊笑着望着宫歆,两人手牵手的慢慢朝着通向外面的世界走去。www.mmtxt.net
如果喜欢《重生之千面色妃》,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