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算计


    落下的残阳将最后的一丝光芒普照大地,四月正是万花争艳的季节,樱花树下,细碎而温柔的樱花在空中漫无目的的飘零着,仿佛为了最后一次飞翔燃烧尽了全部的生命,划过绚丽妖娆的弧线,点缀着荒芜的尘世。

     一紫衣男子负手而立,墨色长发翩飞,容颜妖娆,似是九天之外的谪仙,绝世风华。

     紫袍被风吹的张扬,阳光细碎的洒在眉宇间,倨傲似火,狭长瞳眸闪过傲然的流光,似是与苍穹并立的绝魅沧澜,在沉浮中卷起千年红尘,如烟弥散。

     男子嘴角噙着淡淡笑意,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神情淡然。

     “楚绝殇……”千落不确定的唤道,小心翼翼的靠近,在距离还有三米的地方停下来,怔怔的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

     那紫色背影在漫天飞花里面变得有些虚幻,有些不真实,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自己做的异一场繁华美梦,梦醒,成空无!

     熟悉清越的声音让紫色身影几不可闻的微微一僵,缓缓的转过身来,深邃的瞳眸在透过满天花雨凝视着不远处的千落,四目相对,久违的容颜,久违的脸庞,久违的凝视让两人都怔怔的看着对方,再也无法移开眼。

     这一刻仿佛被定格,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般,气氛被低沉慵懒的声音率先打破。

     “落儿,”楚绝殇率先开口,轻轻呼唤着心爱之人,嘴角噙着笑意,眼睛依然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对面之人。缓缓的走过去将千落拥入怀中。叹息一般的深吸了一口气。

     怀抱里真实的感觉让楚绝殇的心终于稍微安定了不少。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那眼底太过于温柔,久违的温暖让千落几乎要啦沉沦,不忍心也不想要推开,冰冷许久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叫嚣这份温暖。可是千落眼神一冷,狠狠心一用力挣脱了那温暖的令人眷恋的怀抱。

     “落儿?”措不及防,楚绝殇被千落推开了好几步才站稳,诧异的看向千落。千落的反常举动让他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好久不见。”千落神色冷静淡然的开口,复杂的看着对面俊美绝世的男人,不知道此事该如何的一种心情来对待。

     楚绝殇沉默的凝视着千落,心里的激动之情慢慢的冷却了下来。随即微微一笑,自嘲般的回答道。

     “是啊,好久不见了。”

     “我是不是该道一声恭喜,恭喜皇上大权在握?”千落看着湖面上落满的白色樱花瓣。

     “落儿,你。”楚绝殇神情一僵,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你早就计划好了是不是?从三年前假死开始,你就已经计算到了今天了是不是?”千落骤然转身,眼神冷厉如刀。

     “是。”

     “你早就知道楚絶离会对付你?”

     “不错。”

     好,很好,连这个都知道了,果然不愧是冥王啊!

     “那跳下袖手崖其实也只是障眼法了?”

     “嗯。”

     “这一超金坛脱壳用的可真是微妙微翘啊,你的并发果然是学到家了!”千落气极反笑,“故意欺骗我很好玩是不是?楚绝殇!”

     “落儿,你听我说……我……”楚绝殇心里一阵焦急,“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

     “解释?”千落自嘲的一笑,“我何德何能,让堂堂楚国新皇来替我解释?”

     千落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让楚绝殇心里一痛,想象过千落千落骂他也好,打他也好,他全盘接受,当初的选择早就注定了有今天这一步。

     但是,千落这种冷嘲热讽的态度几乎让他崩溃。

     “落儿,我并非有意要瞒着你的,听我说好吗?”楚绝殇抓着千落的双臂,几乎是带着乞求的语气。

     “好,你说。”挥开了楚绝殇的手,千落转身背对着他。

     楚绝殇眼底一阵黯然,凝视了千落背影一阵,才缓缓开口,“落儿,你还记得天机老人吗?”

     这么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让千落微微一愣。回响了一下,脑海中某个白发老头的相像出现在脑海之中,过了好一会儿,千落才想起来,很久以前似乎是为了她的烤鸭自己送上门来做她师傅的老头。

     不由得皱眉道,“老头?这件事情跟他有关?”

     “嗯。就是他。”楚绝殇点点头。“天机老人是我的恩师,其实他就是前任幽冥宫宫主,幽冥宫其实只是天机门的一个下属分支机构。”

     “什么!”千落浑身一震,豁然转身,蹙眉,不解“到底怎么一回事?”

     “世人眼中极为神秘的天机门行事向来诡异莫测,神秘不已,一百年前,天机门的那一任门主心血来潮,想要建立一个情报组织机构,于是幽冥宫就这样产生了。只不过经历了上百年的时间,幽冥宫已经发展的越来越壮大,雏鸟翅膀硬了,当然就想要单飞了,幽冥宫的上一任宫主甚至于想要完全独立于天机门而存在,就是那个时候,身为天机老人唯一嫡传底子的我,被派往幽冥宫清理门户,只是那时候我急于想要建立自己的力量,就顺手接下了幽冥宫主之位。”

     楚绝殇顿了顿,接着道,“而在我们被困断魂岛的两个月,天机门内出现了叛变,天机门二长老暗下毒手,师傅重伤,但凭借高深的武功拼死逃过了一劫。而掌控天机门的二长老第一个要下手的当然是我率领的幽冥宫!而没有想到这么巧合的竟然是离弟也在这个时候联合星云阁来对付幽冥宫,”

     千落默然,屋漏还遭连夜雨,重天楼和星云阁联手的实力不弱,楚绝殇又不再,群龙无首战斗力更是下降不少,而天机门这个庞然大物又要“清理门户!”更是雪上加霜!

     双拳难敌四腿,这么多实力同时下手,幽冥宫要是还有命活着,那就真的是奇了怪了!

     可是这个和他装死瞒住她又有什么关系?千落不解。

     似乎是明白千落心中所想般。

     楚绝殇道“幽冥宫被灭之后,我们回到楚国的时候,师傅找到了我,他让我按兵不动,说这是千年轮回,异星降世,只有两个天命之人联手,大陆唯一能够实现统一的机会,而当我知道另一个天命之人竟然是燕清冽之后,我就将计就计,跳下袖手崖。”

     千落浑身一震,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还跟她有关。天命之人?是指的是她和燕清冽,因为他们是穿越过来的吗?

     “等等,你为什么说是另一个天命之人?”难道说他早就知道她就是其中的一个天命之人?难道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了所谓的天命传说?

     可是为什么她在这里这么久,竟然连一丝一毫的天命之人传说也没有听说过。

     “因为在我跟师父说了你的情况之后,师父就告诉了我关于天命之人可以扭转乾坤,平定天下的的传说。当时我还半信半疑,不过泗水城一战之后我就确定了。”泗水城一战,齐国百万铁骑在东风谷全部阵亡,那种恐怖的力量不由得他不相信。

     千落默然,这个糟老头道还有点本事。

     “那后来呢?”

     “后来的事情基本上如师父所料,你和燕清冽联手了。本来想偷偷去看你的,但天机门的七长老传来密信,说是二长老一上台就大肆的排除异己,正在大肆的杀害旧部,所以我和师父不得不立刻赶回天机门救人了。只是二长老早有防范,即使有内应,成功杀害了二长老,夺回了天机门,但我也不慎受了重伤,修养了差不多三年,一个月前才出关的。没有想到天下局势竟然改变的如此之快。”

     “你受伤了!伤在哪里,”千落心里一惊,以楚绝殇的武功竟然也需要修养三年才能痊愈,无法想象当时伤的到底有多重,恐怕鬼门关也绕了好几圈了吧,。再也无法保持冷静,连忙抓住楚绝殇的手就要检查。

     “我没事了,都过去了。”按住她颤抖的手,和她十指交缠,楚绝殇将她拥入怀中,笑着安慰道。

     千落这一次没有退开他,只是眼眶有些发酸发热,方才心里的不满和怨言早已经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是满满的感激和幸运,他还活着!千落紧紧的回抱着他。

     忽然,她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推开楚绝殇,,危险的眯起眼睛逼问道,“我听说你把燕清冽扣押了,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想做皇帝?想要后宫佳丽三千人!嗯?”当初可是答应过她不做皇帝的,如果他敢违背誓言的话,她二话不说立马走人。

     她很极端,宁可不要也从来不屑于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

     “我冤枉啊。落儿。”楚绝殇连忙举起双手,委屈的喊冤。天地良心,一个就够了,要他应付三千人,那还不如直接让他死了算了。

     “说!”千落不为所动。

     “其实是一场误会而已。”

     “误会?难道风火雷电叛变也是误会?”千落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方才那士兵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脸惶恐的,难道也是误会?这种事关国家命运的事情能是误会?

     楚绝殇无奈,自嘲一笑道,“风火雷电叛变不假,他们也确实是我安插在燕国的内应,谁知道我一出现在金銮殿上,他们就以为我要争夺皇位,二话不说,就扣押下燕清冽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没来得及阻止,就变成这样了。”

     千落无语望天,这样的叛变也来的太过于容易了一点吧?有这样忠心的属下,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那燕清冽现在怎么样了?”

     “当然还是做他的皇帝,在庆祝他的战果啊。我本来就不是去抢他天下的。”楚绝殇摊了摊手。

     “啊?那你去那里干嘛?”千落一愣,莫名奇妙的看着他。有点不可思议。

     “我去阻止他们伤害离弟啊。本来是要好好跟离弟相认,免得他老是愧疚。却没有想到会闹出这么一出。”楚绝殇摸了摸鼻子。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千落觉得自己的心脏真的很强悍,到现在居然还可以如常的工作,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道“那现在情况到底怎样啊。”

     楚绝殇摸了摸鼻子,后退了一步,避开千落的森森怒气,“燕清冽正式接管楚国,离弟已经回到山上别院隐居了,你也知道他那个人本来就不喜欢受到拘束。至于我,正在接受娘子拷问。”楚绝殇很是委屈的看了千落一眼,眼神怯怯。飘忽不定!

     “拷问?”知道他不做皇帝之后,千落心情大好,凤眸微眯,瞟了某男一眼,

     “不是,”感觉气氛不对,楚绝殇立即产没得改口,“是向娘子解惑,解惑。”

     眼波一转,“袖手崖那里是怎么回事?”她下去找了三天,全城禁卫军地毯式搜索竟然没有发现他,要说没古怪那就真的奇怪了。

     楚绝殇微微一怔,然后道,“那时候师父正好在下面,接住了我,就用轻功飞走了,师父的轻功多强悍,你也知道,怎么可能会让你们发现。”要是楚绝殇知道千落下去找了他三天三夜的话,估计打死他也不会跳袖手崖诈死了。

     怪不得了,那老头别的不行,武功倒是绝对的出神入化。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一个人,轻而易举。

     侧头就看某人咧着的嘴,千落发现自己肝上火又熊熊燃烧了起来。忍了又忍,才勉强压下来,问道“你当初那么决绝的跳崖,就那么确定我会去帮燕清冽的忙?”先不计较楚绝殇假死骗她,那老头的帐以后再算,现在她比较好奇的是,他是怎么知道燕清冽会来找她,而她凭什么会帮忙?

     “这个我就不确定了。”楚绝殇摇了摇头,“燕清冽会来找你,是师父的功劳,你别为我师父是怎么做到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落儿会不会帮忙吗,这个我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某人说完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烈,眼神越发邪魅。就差没有翘起狐狸尾巴得瑟的摇摆了。

     “哦,这么确定?你倒是说说看?”千落黑眸微眯,危险的吐字,

     “嘿嘿,因为,落儿你爱我啊。”千落极端的性格,一旦知道楚絶离害死了他,不直接灭了楚国来给他陪葬就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

     而此时,燕清冽发来合作的请求,怒气无处发泄的千落当然会二话不说的就答应了。

     “是吗--”后面的字拖的有点慵懒有点长的尾音。感情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在算计着她呢,那她这三年来的痛苦算什么?玩笑?

     靠,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事情的真相大白之后,千落咬牙切齿的盯着对面笑的一脸欠扁的家伙,缓缓的走了过去。握着的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

     “落儿,”楚绝殇忽然握着千落的双肩,十分认真的道。

     “嗯?”千落脚步一顿,疑惑的抬眼,对上一双极为深邃如墨的眼眸中,凝着肃然神色,不由得微微一怔,“怎么了?”

     “还记得除夕夜你在泗水城墙上说过的话吗?”

     除夕夜,说过的话?

     千落眼底闪过若有所思,垂眸细细回想,脑海里面的画面忽然在眼前闪过。

     夜幕星辰,夜空中烟花如火树如银花渲染了整个夜空,将单调的夜空渲染成了繁华的彩幕。耀眼,绚丽。

     而夜空下的城墙上,他们相拥而立。

     “落,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良久,耳边忽然传来楚绝殇低沉磁性的声音打破是沉默。

     “特别想要的东西?”欧千落一怔。“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人活着总是要为了追求一些东西而努力着。是人都会有欲-望有些人为了金钱而奔波,有些人为了地位权势而不择手段,有些人为了功名理想而自强不息。也有些人始终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最后碌碌无为一生。最后在虚度光阴和懊恼会很中不甘的死去。”

     “我很好奇,像落儿你这样清冷的人,看上去时刻都是无欲无求的样子,究竟有什么是你特别想要的。”

     他一直追问她有没有特别想要的,她记得她当时无奈,只好随意的回答道,

     “好啦,我们伟大的冥王大人什么时候也学人家伤春悲秋起来了,我可不想明天起来,成为两座冰雕。如果真的想要问我要什么的话,那么你就找一处世外桃源,没有外界的干扰,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吧。”

     “好啊,我一定会找到的,到时候你可要和我一起隐居哦。”

     “那也要等你找到了再说啊……”

     “……”

     那是他们最为值得怀念的一段日子,却也是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当时没有经历那么多,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而又新奇。

     如今,楚绝殇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难道他……

     “你……”千落猛然抬头,怔怔的看向他。

     “昆仑山下的忘忧谷,我想落儿一定会喜欢。”楚绝殇看着她的眼睛,淡淡一笑,朝她伸出手来,“落儿,你可愿意做我的谷主夫人?”

     “好……”

     一阵风拂过,漫天飘飞的樱花瓣在空中飘零,飞舞………满天飞舞的樱花瓣里两道妖娆身影相拥而站,尽揽世间绝世风华!

     过了良久,忽然清越的声音打破静默。

     “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不好的预感,声音里明显的装傻充愣。

     “揍你!”言简意赅的一个字,随即,啊--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在金碧辉煌的宫墙内久久回荡,惊奇树上飞鸟网无数!www.mmtxt.net
如果喜欢《冥王狂妃》,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