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 种马骑士与反派公主一起出门(1 / 2)



1



在西亚尔吉亚王国狩龙机部队的带领下,阿尔吉皇国的舰队停泊在王都巴拉马的郊外。



在那里换乘小型运输车辆后,拉斯他们进入了西亚尔吉亚的都城。



西亚尔吉亚王国为皇太子阿利奥尔·列夫·阿尔根泰亚准备的住所,是位于首都北部的离宫。离宫的主人是西亚尔吉亚王国的第四公主——泰西娜·勒梅代恩·西亚尔吉亚娜。



[嗯,房子真不错。不愧是艺术王国]



环视皇国分配给使节团的房间,菲亚尔卡向带路的侍女们道谢。



侍女们如释重负地低下头,红着脸退出了房间。



女扮男装时的菲亚尔卡,美得简直就像从孩童的梦中走出来一样。即使用粗糙的面具遮住半张脸也一样。



漂亮,对下人也很温柔的理想皇子。恐怕今晚,这种消息就会传遍整个离宫。



当然,菲亚尔卡会扮演这样的角色,无疑是算好的。这都是为了使与泰西娜公主的婚姻更有利一点。



[为了以防万一,让一半的船员和士兵在舰上待命。剩下的就让他们休假,可以吗?]



[姑且以视察的名义派出吧。尽量不要引起纠纷]



菲亚尔卡向师团长亚当克斯伯爵下达指示。陪同皇太子访问王国的,是中央统合军第一师。



与武勇一边倒的哈拉汗第二师师长相比,亚当克斯被认为是一位善于政治的军人。在这次任务中,不失为一个合适的人选。



[阿尔科尔伯爵已经派外务官员去收集情报。不仅是西亚尔吉亚本国,也请他们调查了东方属国的形势。特别是勒梅代恩的内情]



[知道了]



[商务局就以奥兹子爵为目标,也可以调查王国内的商业流通。你可以以粮食关税优惠为诱饵,把商人们的情报也挖出来]



[交给我吧]



后来,菲亚尔卡又陆续给官僚们分派工作,把他们送走。



最后留在房间里的是拉斯和卡纳蕾卡,还有瓦尔德马。



[那么,我该做什么好呢,殿下?]



瓦尔德马好奇地看着皇太子办公,然后露出轻佻的笑容问道。



对这样的他,菲亚尔卡拿出了一个小布袋。瓦尔德马接过布袋,因布袋意外的重量而皱起眉头。



[这是?]



[里面有二十枚古鲁亚。格雷卿——不,我希望瓦尔前辈利用它收集暗杀者的情报。方法就交给你了]



[二十枚古鲁亚大金币啊。真不愧是皇族啊。和我家吝啬的父亲大不相同]



瓦尔德马抽搐着脸喃喃自语道。



一枚古鲁亚大金币,相当于十枚普通金币。五枚金币相当于下级士兵一年的俸禄。以高薪着称的近卫卫士,最多也就二十枚金币。也就是二枚古鲁亚。换句话说,光这小袋子里的东西,就能雇十个卡纳蕾卡等级的炼骑士。



[我会派一个银牙密探来当联络员。在紧急情况下,你要听从他的指示]



[知道了,殿下。反正就是有人会监视我吧。就让我把好的一面展示给卡纳蕾卡]



瓦尔德马用愉快的语气说道。



他从北侯领地带来了六名兵马。他们给人的印象是有钱少爷的玩伴,每个都和主人很像,给人一种眉清目秀的感觉。比起头脑顽固的官僚和军人,他们更适合收集情报,但能让人期待到什么程度还是未知数。



[——真的可以吗,把搜捕暗杀者的工作交给那样的人]



看着出门的瓦尔德马,卡纳蕾卡冷冷的说道。可能是因为对方态度太过亲昵,她对瓦尔德马似乎没什么好印象。



[没关系的。稍微撒点钱来引人注目,前辈的作用就达到了]



[什么意思?你把瓦尔前辈当成诱饵了吗?]



拉斯惊讶地反问道。戴着面具的菲亚尔卡恶作剧般地眯起了眼睛。



[是你说的吧。面对预知未来的对手,不可能在策略上取胜。所以只能这么决定。把棋局复杂化,引导到泰西娜公主所不知道的未来]



[所谓不一般的做法,就是指这件事吗]



[对。按照本来的历史潮流,瓦尔前辈是不应该在这里的人。让他为所欲为,会增加泰西娜公主的负担。说不定很快就会露出破绽]



带着天使般美丽的表情,菲亚尔卡说出了邪恶的想法。



拉斯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就算影响了未来,也未必对我们有利]



[是啊。不过,总比在只有对方有利的棋局上战斗好吧]



[也是]



[而且泰西娜公主也有弱点。那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



[弱点是什么?]



[手牌的数量。公主的武器是情报。信息这种东西,知道的人越少越有价值。也就是说,她找不到自己的得力干将]



[所以才把瓦尔前辈拉进来的吗…!]



拉斯明白了菲亚尔卡的意思。



对于能够预见未来的泰西娜,能够自由支配的棋子数就是菲亚尔卡的武器。



所以菲亚尔卡才向北侯透露了有暗杀者这个重要机密,拉拢了瓦尔德马。



作为士官时期的前辈,他的人格和能力,拉斯他们都很了解。



可是泰西娜不知道他的存在。因为他身为北侯军的士官,一般情况下不会成为菲亚尔卡的部下。



[不止前辈。我们已经知道公主知晓未来。她应该也需要对此采取对策]



[共享信息的人越多,对我们就越有利吗]



[就是这么回事。顺便,也转告她一下吧]



[她?]



拉斯顺着菲亚尔卡的视线回头看向身后,然后他的表情冻结了。因为被离宫侍女带进来的是一个银发的美丽女子,她的外貌很像菲亚尔卡。



[埃….埃尔米拉?]



注意到她的怒气,拉斯的声音也颤抖了。她用炼术变了色的深紫色眼眸中,隐隐透露着杀意。



埃尔米拉·阿尔玛斯是银牙所属的密探。之前和拉斯一起进入西亚尔吉亚,负责搜索来自皇国的暗杀者。但是在泰西娜公主的命令下,拉斯被赶回了皇国,结果埃尔米拉被一个人留在了王都。



埃尔米拉不知为何忘记向主人菲亚尔卡打招呼,她握紧了双拳向拉斯走来。



[塔利安卿。我现在真想打你一顿!]



[哈?]



[为什么你什么也不说就丢下我回国呢!?然后还传来了你和龙战斗的消息,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等,等等等等,埃尔米拉·阿尔玛斯]



拉斯呆呆地接住埃尔米拉的拳头。



卡纳蕾卡呆呆地注视着她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沉着冷静的埃尔米拉如此表露感情。



[让你担心我很抱歉,不过我也有苦衷——]



[哈——!?担心!?我怎么会担心你呢!?]



[不,不是你说担心的吗——]



[我是在担心能不能完成殿下的命令!]



[嗯,不过把你忘了确实很抱歉]



[忘了!?你果然是把我忘了!?]



[不是已经通过银牙把情况告诉你了吗….!?]



[你知道书信从皇国到王国要花多少天吗!?]



挨了埃尔米拉的拳头,拉斯低声呻吟了一下。



如果是被恶意攻击的话,拉斯是可以应付的,但是对于特意宣布要打自己的埃尔米拉,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



埃尔米拉把搁置了一个多星期的愤怒全部发泄了出来,拉斯就在那里任由她殴打。



看到这一幕,菲亚尔卡颤抖着肩膀,拼命忍住笑意,而给埃尔米拉带路的王国侍女们则呆呆地站在原地。



2



[——欢迎,阿利奥尔·列夫·阿尔根泰亚。欢迎您的到来。您对王都的印象如何]



西亚尔吉亚王宫的谒见室。坐在玉座上的男人呼唤着阿尔吉皇国的皇太子。



[比传闻更美丽的街道。街上的人们也很有活力。这都是陛下治世卓越的证明]



[这是一位以贤君着称的皇帝的儿子说的话。即使是奉承也很让人高兴啊]



西亚尔吉亚国王马利亚六世给人一种丰腴而温和的印象。



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温婉的金发女子。继承了传说中森人血统的美貌让人感觉不到年龄,却又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她的名字是玛雅·勒梅代恩·西亚尔吉亚娜。西亚尔吉亚国王的第五妃。



[听说那张面具是为了遮住脸上的伤疤,是真的吗?]



[是的。让您看到难堪的样子了,万分抱歉]



扮演皇太子的菲亚尔卡单膝跪在西吉尔吉亚国王面前。



作为阿尔吉皇帝代表访问王国的菲亚尔卡的立场,与西亚尔吉亚国王是平等的,本来不必如此恭敬。但在这次非正式的谒见中,她需要向国王表示敬意。因为在这个场合,菲亚尔卡不是阿尔吉皇国的代表,而是泰西娜公主的未婚夫。



[没关系。在战场上受伤是武人的荣耀]



[多谢您的理解。其实这个面具是请贵国的工匠做的——]



[嗯。这对我们来说可真是荣幸]



与西亚尔吉亚王的谒见,在夹杂着闲谈的融洽气氛中进行。



除了护卫们,在谒见室里的只有国王和王后,还有菲亚尔卡和拉斯。



在阿尔吉皇国,与宰相同等地位的第一皇宫卫士头衔,在这种外交场合很有用。因为即使谒见他国国王护卫无法同行,但他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跟着去。



[好了,阿利奥尔皇子。您答应我女儿泰西娜的请求,提前访问王国,再次表示感谢]



西亚尔吉亚王的无心之言,让菲亚尔卡微微动了动眉毛。



其他国家的皇族提前访问预定日,实际上对接待方只是个麻烦。因为护卫和接待计划需要大幅度变更,相应费用也会增加。



菲亚尔卡明知如此,却强行改变计划,甚至做好了弥补逗留费用的心理准备。



但是在西亚尔吉亚国内,似乎认为阿尔吉皇太子的访问日程变更是因为泰西娜的任性。



当然,这并非单纯的误解。是为了让人这么想。



[希望我们能在同盟会议召开之前,安排泰西娜照顾您。愿您度过一段美好的时间]



[感谢您的厚爱,陛下]



菲亚尔卡深深地低下了头。



西亚吉亚国王高兴地离开了,玛雅王妃也跟在其后面。



在离开房间前,王妃回头看了看菲亚尔卡。她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摇曳着长长的金发离开了。



等菲亚尔卡顺利结束谒见站了起来,拉斯才叹了口气。



西亚尔吉亚王如传说中的那样温厚公正,但却无法给人留下太深刻的印象。更有存在感的是默默待在旁边的王妃。



[那就是来自鲁梅德国的第五妃吗。真是个既温柔又漂亮的人]



[温柔。如果你觉得那是真的,那极东的种马就太名不副实了。那个王妃的眼睛,就像毒蜘蛛的眼睛一样,会对飞入巢穴的猎物进行估价]



菲亚尔卡小声地反驳拉斯。



她出人意料地刻薄的评价,使拉斯有些吃惊。



[这么刻薄?难道是对同类的厌恶?]



[我和那个毒妇有什么相似之处?]



[那种像猫一样的感觉吧]



菲亚尔卡看着拉斯,眼里露出了厌恶的表情。这让拉斯明白了,菲亚尔卡对玛雅王妃的印象似乎不太好。



这样下去,王妃很有可能会成为菲亚尔卡的岳母,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拉斯开始不安起来。



在王宫士兵的引导下,拉斯和菲亚尔卡走向休息室。



因为是非正式的谒见,所以之后没有安排。拉斯他们在尽量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乘坐王宫方面安排的车辆,准备返回滞留的离宫。



但是,准备好的休息室里已经有客人了。



拥有耀眼金发的美丽女性。让人联想到雪的结晶,拥有虚幻而可爱的容貌。



[你好,阿利奥尔殿下。我是泰西娜·勒梅代恩·西亚尔吉亚娜]



西亚尔吉亚公主以完美的淑女之礼面对皇国皇太子。



那是既含蓄,又有些挑逗的动作。



[我是阿利奥尔·列夫·阿尔根泰亚。很荣幸能拜见拥有“寂静之白”雅称的泰西娜公主的容颜。真是令人赞叹的美貌]



女扮男装的菲亚尔卡立正,以皇太子之礼还礼。



仅仅如此,宽敞的休息室里的空气不知为何就紧张了起来,仿佛有看不见的火花在迸溅。在这种不寻常的气氛下,护卫的士兵们的脸都僵住了。



[感谢您的评价。但是,我的姿容远不及阿尔吉皇国的“银色之花”。啊,不过她已经去世了]



听了泰西娜含笑的话,屋里的侍女们都脸色铁青。



阿吉吉皇国的银色之花,是已故皇女菲亚尔卡的尊称。泰西娜特意向公主的双胞胎哥哥,向皇太子暗示这个两年前去世的名字。



一般地想,那只是无礼的举动或者是有意的侮辱吧。



但是,对于知道皇太子阿利奥尔真实身份的拉斯等人来说,泰西娜的话就有另外的意思了。



我已经发现你的真面目了,这就像是对菲亚尔卡的警告。



[那位炼骑士也是,初次见面啊]



和菲亚尔卡对视的泰西娜,突然移开视线看向拉斯。她的眸子里浮现出一种怪罪的神色。



[我是拉斯·塔利安·维埃雷戴卡。泰西娜公主殿下]



[叫泰西娜就行了。拉斯大人]



看着若无其事地自报姓名的拉斯,泰西娜亲切地笑了笑。



[呵呵,就在前几天,我把长得很像你的人驱逐出境了,他应该不可能不到十天就回来了吧]



[很遗憾,我不知道。如果有人会把一个像我一样善良的人赶走,那就只能是一个和殿下完全不像的反派公主了]



[哎呀,那是我弄错了]



泰西娜用装模作样的语气说道。



“你怎么回来了”对于泰西娜的这句言外之意,拉斯选择装傻。



拉斯他们表面上和颜悦色地交谈着,但内心却充满了微妙的紧张感,不明内情的士兵和侍女们都掩饰不住困惑的神色。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保持沉默,大概是因为某种程度上已经习惯了被称为反派公主的泰西娜的怪异行为吧。



[公主殿下。您的车准备好了]



[是吗。那么,我带您去离宫。阿利奥尔殿下]



[非常感谢。泰西娜公主]



在泰西娜公主的带领下,菲亚尔卡和拉斯走向王宫的车棚。



这一点皇国也一样,城市中使用的车是骑乘用的鸟牵车。因为运输车辆使用的炼核机关体积大且价格昂贵,不适合在市区使用。



但不愧是皇家使用的车辆,牵车的鸟大得出奇,车本身也很豪华。



拉斯,菲亚尔卡和泰西娜一起坐进装饰精美的车里。



车内只有三个人。是密谈的绝好环境。



[为什么您把我们提前到达王国说成是您自己的希望呢?]



等车开动后,菲亚尔卡先问道。



泰西娜大概注意到了菲亚尔卡提前访问王国的原因。



另一方面,泰西纳应该也觉得这是一种妨碍。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件事令她很诧异。



[因为有点内疚]



泰西娜公主耸了耸肩道。



对她意外的回答,菲亚尔卡罕见地露出困惑。



[有点内疚?]



[阿利奥尔殿下急着赶到王国,是为了保护我不受皇国暗杀者的伤害吧?]



[嗯嗯]



[因为那样会白跑一趟。刺杀者已经被我们捉住了]



[什么….!?]



对于泰西娜的冲击性发言,拉斯不禁发出了惊呼,菲亚尔卡也皱起了眉头。



看到拉斯他们的反应,泰西娜满意地扬起了嘴角。



[由于偷渡的王国商人告密,我们幸运地逮捕了他。总之,是被自己人出卖了吧。据说他是皇国内有名的暗杀者。被称为黑枭]



[被自己人卖了?]



拉斯困惑地重复着公主的话。



作为有名的暗杀者,这是相当草率的失败。但是,一想到是在陌生的异国进行潜入工作,就不能断言不可能。



[他有说委托人是谁吗?]



[据说犯人也不知道。但是,听说是受雇于皇国北部的犯罪组织。名字叫暗蝶,有线索吗?]



[没有]



被泰西娜反问,拉斯摇了摇头。



被称为暗蝶的暗杀组织的名字,在银牙的报告中也有提及。也就是说,泰西娜逮捕的杀手很可能说的都是真话。



而且暗杀组织的根据地在皇国北部,这是连银牙都不知道的新情报。但在拉斯的立场上,这是不能承认的。



[嗯,不能随便承认吧]



泰西娜似乎看穿了拉斯的心思,发出咯咯的笑声。



[因为是企图暗杀西亚尔吉亚王族的犯人,所以不能将其引渡到皇国。不过,至少可以安排在牢房里见面。凶手也承认,他曾经对好几位皇国贵族动过手]



[那就拜托你了]



菲亚尔卡向泰西娜低下了头。



为了利益不固执己见,也不做无谓的对抗。对于菲亚尔卡的这种应对,泰西娜显得有些为难。



[我明白了。不过,这样就可以了吗。我帮助你们的理由——]



[是啊。谢谢你的关心,泰西娜公主。不过,现在就断定我们的行动是白跑一趟还为时过早吧]



[哎呀?这是什么意思?]



[皇国犯罪组织雇佣的暗杀者,不止一批。不是吗?]



被菲亚尔卡从正面盯着,泰西娜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这等于承认自己没有否定皇国皇太子的话。



[如果我让您不要多管闲事,您应该不会同意吧]



[是啊。我不能让你死]



菲亚尔卡不高兴地鼓起脸颊宣布道。



泰西娜困惑地看着菲亚尔卡,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两眼放光地看着拉斯。



[那么,就让你来保护我吧,拉斯大人]



[我?]



被公主突然抓住手臂,拉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另一方面,泰西娜强行把拉斯拉到自己身边。然后把与年龄不相称的丰满胸部用力压在拉斯的手臂上。



[嗯。到西尤拉姆兰同盟会议结束为止的期间,我和皇国最强的第一皇宫卫士一起行动。那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吧]



[那不太好吧。未婚的公主,和异性…而且是其他国家的士兵….]



[我并不介意。也不会让王国方面的人插手。而且,我和拉斯大人在一起,对你们不是很有利吗,阿利奥尔殿下?]



泰西娜用一种故弄玄虚的语气问菲亚尔卡。



看到一时语塞的菲亚尔卡,泰西娜得意地笑了。



拉斯真正的任务是说服泰西娜成为恋人。考虑到这个目的,拉斯和泰西娜将一起行动,这简直是求之不得的机会。泰西娜主动指出了这一点。



[那就接受这个提议吧,泰西娜·勒梅代恩·西亚尔吉亚娜]



菲亚尔卡用没有感情的平静声音说道。



她用被炼术改变了颜色的眼睛,愤怒地瞪着拉斯。



[没问题,拉斯大人。从今晚开始就拜托了]



似乎是故意做给菲亚尔卡看的,泰西娜把身体紧贴在拉斯身上。



菲亚尔卡眯着眼睛微笑着,她明显地流露出不高兴的气息,明明坐在舒适的车里,拉斯却感到非常疲劳。



3



[塔利安卿被泰西娜公主带走了…?]



菲亚尔卡和拉斯分开后,就一个人回到了离宫的客房,埃尔米拉以惊讶的表情迎接了菲亚尔卡。



卡纳蕾卡也踢倒椅子站了起来。本来就不擅长表达感情的卡纳蕾卡,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殿下?为什么…!?]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卡纳蕾卡]



菲亚尔卡摘下黑色的面具,苦笑了一下。



[并不是作为罪犯被带走的。而是作为阻止公主被暗杀的护卫,在同盟会议结束前会待在她身边。这样一来,我方的防守就会变弱,会给你增加负担]



[拉斯真的没问题吗?泰西娜公主值得信任吗?他万一有个闪失,会给皇国造成很大的损失吧?]



[如果你的意思是,泰西娜公主可能会用计谋来危害拉斯,那就不用担心了。皇国第一皇宫卫士的政治价值高于王国的第四公主。如果草率地对待,会变成国家间的外交问题]



[是吗…那就好…]



卡纳蕾卡更加担心地咬着嘴唇。



自从在商都亲眼目睹了拉斯的实力以来,她对拉斯就近乎盲目的信赖。最初的印象是不太好,但是后来的经历把拉斯神化了。



他们都是自己的亲信,关系好当然是菲亚尔卡希望的。



但是另一方面,她也不是没有不安。因为,当对恋爱毫无免疫力的卡纳蕾卡意识到自己对拉斯的感情时,她无法预想卡纳蕾卡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与此相比,泰西娜的想法还容易预测。



[更重要的问题是被捕的暗杀者。公主的话你觉得有几分可信度?]



放下内心的不安,菲亚尔卡转向埃尔米拉。



埃尔米拉从她的行李中,拿出一本纸卷递给她。



[在暗蝶的成员中,有一个叫黑枭的暗杀者。在银牙的报告书中,他被记载为是需要注意的人物]



[擅长的手法,是隐身的炼术和狙击吧。也许很适合在国际会议的舞台上华丽地杀死公主]



看着递过来的资料,菲亚尔卡长舒了一口气。



泰西娜抓到的暗杀者,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重要。



通过这次的工作,暗蝶这个组织必须在各国的代表面前大张旗鼓地宣传公主被暗杀的事实。不能使用可能被当作是病死的毒杀,也不能使用会使大量人数遇难而难以确定目标的爆炸等手段。



在这一点上,派出擅长狙击的暗杀者是一个很好的判断。



但在实施暗杀之前,关键的暗杀者就被逮捕了。



[过去被怀疑与黑枭有关的事件,有普列武兹男爵家族的继承人之争,以及尼尔逊商会的会长被暗杀等八件。都是发生在北侯领周围的事件]



[皇国北部的暗杀组织,公主的发言是正确的吗]



真麻烦啊,菲亚尔卡叹了口气。



北侯的领地和西亚尔吉亚王国之间有街道相通,贸易繁荣。一旦公主被暗杀,双方关系闹僵,即使不至于发生武力冲突,治安也不可避免地会恶化。



[该如何审问黑枭线索?]



[交给亚当克斯师团长吧。不过我不认为最基层的暗杀者的证词有用]



[不管怎么说,调查暗杀组织是军方的工作。所以没有问题]



埃尔米拉对菲亚尔卡的判断表示赞同。



承揽暗杀这种工作的人,很难想象他会对组织有忠心。当然,暗杀组织方面也只会给暗杀者最低限度的情报。



盘问捉来的黑枭,得到有用情报的可能性很低。菲亚尔卡他们也多余的时间去做这种无用功。



[如果是北侯领的事,也可以交给瓦尔前辈。那个人的存在,泰西娜公主应该还不知道。虽然前辈本人也不知道是否可信]



[北侯有可能参与了暗杀公主吗?]



[那就不好说了。虽然有动机是事实,但北侯当然明白自己处于被怀疑的立场。要想和皇族结缘,与其选择这种不确定的手段,还不如把佩尔尼莱送去做我的侧室来得安全]



对于埃尔米拉的问题,菲亚尔卡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实际上,如果只是为了阻止皇太子的政治婚姻,完全没有理由选择在国际会议中暗杀泰西娜。而且在决定结婚之后,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暗杀公主。



但是,也有故意制造华丽的暗杀事件,以此作为掩护的想法。凭臆想就把北侯弗雷德里克排除在嫌疑之外是很危险的。



[埃尔米拉。暗蝶派遣黑枭以外的暗杀者的可能性很大吗?]



[虽然也要看暗杀委托人支付了多少金额,但派遣多个暗杀集团这一点几乎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这关系到组织的信誉]



埃尔米拉斩钉截铁地说道。



在国际会议舞台上公主被暗杀。如果要广而告之,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对于暗蝶来说,即使不计盈亏也会派遣人员过来吧。



黑枭被捕了,下一个刺客应该马上就要开始行动了。



[这么说来,把拉斯派到泰西娜公主身边,或许意外地是个正确的选择]



菲亚尔卡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



[为什么?]



卡纳蕾卡诧异地反问道。



[也许,黑枭被捕是泰西娜公主干的。她知道黑枭入侵王国的路线也不奇怪。被偷渡的帮手告密了,这个理由太愚蠢了,那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能抓到暗杀者了]



[啊…]



听了菲亚尔卡的推理,卡纳蕾卡倒吸了一口气。



[但是,这样改变未来的结果,就是她被原来的历史中没有遇到的暗杀者盯上了]



[也就是说,公主不能阻止下一次暗杀?]



[嗯。所以只能让拉斯继续努力了。如果泰西娜公主在拉斯的身边被杀的话,就会成为皇国的过失]



菲亚尔卡不耐烦地摇了摇头。



[这样一来,拉斯不就处于危险之中了吗?]



卡纳蕾卡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如果是一对一的战斗,很少有刺客能战胜拉斯。但如果对方是集体攻击就不好说了。



[我们只能相信拉斯了]



与不安的卡纳蕾卡相比,菲亚尔卡的语气很轻松。



对显示出那样迷之自信的菲亚尔卡相反,卡纳蕾卡因为困惑而沉默了。



代替她开口的是埃尔米拉。



她露出了和卡纳蕾卡一样的不安表情。



[总的说来,我最担心的是塔利安卿抵挡不住公主的诱惑,对她出手。难道不能把这当作理由,把她拉出王国吗?]



[这,这是…不,不会吧…不管怎么说…]



卡纳蕾卡这次真的慌了。



拉斯是皇国大贵族的儿子。曾经是菲亚尔卡的未婚夫,即使作为泰西娜的结婚对象也不失身份。



作为杀死上位龙的英雄,他的名字在王国也很有名,不久前还取得了讨伐水龙的战绩。而泰西娜公主与皇太子阿利奥尔的婚约至今仍未公布。



公主会要求拉斯同行,皇国恐怕也是无话可说。



[嗯嗯,不要紧的。没有关系]



但不知为何,菲亚尔卡脸上浮现出从容的笑容。



这并不是因为他相信拉斯。恰恰相反。



[因为我知道拉斯有被那个恶劣公主诱惑的危险。所以采取了些措施]



[啊…]



看着愉快断言的菲亚尔卡,卡纳蕾卡和埃尔米拉面面相觑。



4



拉斯和菲亚尔卡分开后,被泰西娜带往离宫的东翼。



与用来迎接外宾的西厢房相比,东厢房似乎主要是作为玛雅五妃和泰西娜的住所使用的。



西亚尔吉亚王室拥有大陆屈指可数的历史,即使是离宫也有相当的规模。



但并没有给人华美的印象。



与国王和正妃生活的王宫相比,在壮丽程度上稍显逊色。而与为迎接来宾而布置了豪华装饰品的西翼相比,又显得有些矜持了。



[啊,主人!主人!]



来迎接拉斯的是一个穿着侍从制服的孩子。那是个长着兽耳和尾巴的十岁左右的亚人。因为本来就有着中性的样貌,所以穿短裤很相配。



[可可….!?你怎么在这里?]



[来送主人的换洗衣服]



看着抱着行李的可可,周围离宫的佣人都哑然地睁大了眼睛。



装着派对礼服的三个大行李箱。还有一个放刀剑的金属盒子。这样的行李量连成人也无法一次搬运完。但可可却可以轻松地将它们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