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闲话 男装公主的忧郁(1 / 2)



占据了整面墙壁的大镜子里,映着两个女人的身影。



一个是带着深紫色眼眸的银发贵人。



她是已经死去的阿尔吉皇国皇女——菲亚尔卡·齐埃维亚·阿尔根泰亚。



坐在椅子上的皇女背后,站着一个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银发女性。



她就是被当作皇女影子培养起来的“银牙”密探——谍报员埃尔米拉·阿尔马斯。



两人所在的地方是商都普洛斯为皇族准备的藏身之处。



菲亚尔卡今晚要偷偷出去执行一项任务。



这是皇女不得不亲自行动的非常重要的任务。



埃尔米拉代替无法离开皇宫的侍女,为即将执行任务的菲亚尔卡准备行装。



平时几乎不注重仪容的菲亚尔卡,只要梳一下头发,再稍加化妆,就会变得异常美丽。这是身为影子的埃尔米拉是做不到的。被誉为“银色之花”的皇女的美貌,就连看惯了的埃尔米拉也不由得赞叹。



尽管如此,皇女还是狐疑地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向自己的“影子”发问。



[那个,埃尔米拉…我真的可爱吗?]



[哈?]



埃尔米拉停下给皇女梳头的手,皱起眉头。



[…殿下,这是什么暗号吗?]



[明明是女孩在对着镜子发问,你怎么会想成是暗号呢?]



菲亚尔卡像孩子一样鼓起了脸。



但埃尔米拉还是歪着头。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公主会说这种话。



平时的菲亚尔卡拥有皇族应有的自大与自信,以及与此相应的知性和洞察力。她不认为那样的她,事到如今会说出这种怀疑自己魅力的话。



拥有这样的美貌还觉得自己不可爱的话,除了在挖苦,就只能说是眼睛出了问题。



尽管如此,埃尔米拉还是以臣子的身份婉言谢罪。



[对不起。由于殿下的言行和平时不太一样,所以一不小心]



[不过,戴这种东西的时候,就不应该在意外表了]



菲亚尔卡看着放在桌子一角的金属面具苦笑道。



平时在皇宫里,她就是戴着那张遮住下半张脸的面具生活的。为了伪装成她的双胞胎哥哥,皇太子阿利奥尔。



的确,在那样的环境中,也许很少有机会注意到自己的美貌——



[难道说近卫军说了你什么吗?优点只有脸,性格里透着恶,胸部不够大,等等]



埃尔米拉战战兢兢地问菲亚尔卡。



她想,如果是在哪里听到别人对自己的坏话而失去自信,那么也就不难理解皇女的心情了。但是



[这不是近卫军,而是你平时对我的想法吧!?]



半睁着眼睛的菲亚尔卡,隔着镜子瞪着埃尔米拉。



[不是这样的…不,在某种意义上是一回事。我在想,虽然民众称赞菲亚尔卡公主是银色之花,是绝世美女,是天使,但又有多少能相信的客观评价呢]



[原来如此…虽然被人吹捧的感觉很好,但现在又开始担心那句话是不是社交辞令了]



[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听到埃尔米拉尖刻的附和,菲亚尔卡提出抗议。



[但是,菲亚尔卡公主对外宣称已经死了。回忆总是会被美化的,也没有人会说死人的坏话吧?]



[说的也是]



[即使不是这样,也不能公然贬低皇女的容貌吧。所以,我想听听第三者的客观意见,我的容貌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有魅力吗?]



菲亚尔卡冷静地再次确认。



的确,皇国的国民为美丽的皇女之死而叹息,至今仍在称赞她往昔的美貌。



但是作为皇女本人,似乎并不打算相信这种自以为是的传闻。于是,她向彼此都能推心置腹交谈的埃尔米拉发问。



但是埃尔米拉摇了摇头,说很遗憾。



[这事我不好回答]



[什么意思呢。你不会觉得老实回答是不敬之罪吧?]



菲亚尔卡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埃尔米拉。



即使关系再亲密,身为臣子的埃尔米拉贬低皇女的姿容,这确实是个问题吧。当然,埃尔米拉也根本没有说菲亚尔卡坏话的意思。埃尔米拉不能回答的理由有很多。



[不,不是那个意思]



[那为什么不能回答呢]



[您可能忘了,我和殿下长得一样。所以问我这个问题,我怕得不到客观的回答]



[是吗。也是啊]



菲亚尔卡接受了她的说法。



埃尔米拉能作为皇女替身,是因为她与菲亚尔卡非常相似。这样的埃尔米拉,怎么可能用中立的视角来评价皇女的容貌呢。



[不过,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受欢迎。从这个意义上说,殿下也应该要有自信吧]



[呃,是这样吗?]



对于提供间接判断依据的埃尔米拉,菲亚尔卡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是的。和殿下长得一样的我如果受欢迎的话,那不就说明殿下也很有魅力吗?]



[是这样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埃尔米拉很受欢迎!?你为什么能说得那么干脆,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事实就是这样]



[请把那个事实具体地说出来!]



对于想要敷衍回答的埃尔米拉,菲亚尔卡执拗的缠着要她给出回答。



埃尔米拉叹了口气。



[找我说话的,还是文官比较多吧。克拉基男爵,泽莱诺伊子爵的儿子,最近还经常收到军队的托利辅佐官的礼物]



[他们吗…竟然敢在皇宫里勾引皇太子的情人,胆子真大。来皇宫就是为了做这个吗]



歪着漂亮的嘴唇,菲亚尔卡愤愤地自言自语道。



为了不让女扮男装的菲亚尔卡被人怀疑,埃尔米拉在表面上说自己是皇太子阿利奥尔的情人。虽然这对埃尔米拉来说是很麻烦的事,但皇族的命令是无可抱怨的。



[而且托利那家伙,不是我在军校的同级生吗。那家伙在学生时代就没注意我,眼里只有埃尔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