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五章 种马骑士与传说中的狩龙机相遇(1 / 2)



1



对于结束了模拟战的拉斯,中央联合军的士兵们的反应各不相同。



有赤裸裸的敌视之心,也有视如怪物的恐惧之心。虽然成功地展示了第一皇宫卫士的实力,但是对于被单方面蹂躏的中央统合军来说,这无异于打了他们的脸。



但是,总的来说,对拉斯反感的人出乎意料地少。



很多骑兵都对拉斯的战技很感兴趣,也有人开始称赞拉斯的实力。



引起这种反应的关键,恐怕还是拉斯在与哈拉汗的战斗中取得了胜利。因为贬低打倒了哈拉汗的拉斯,也有无异于在侮辱哈拉汗的名誉。



但维修人员看拉斯的眼神却很愤怒。



因为包括赐铭猎龙机在内的六架狩龙机都严重受损,今后一段时间,他们都要忙于修理。



这都是拉斯的杰作。



但要求模拟作战的是第二师团,所以不是拉斯的责任。



[又是麻烦的一天啊]



收拾完回到皇宫的拉斯,疲惫地叹了口气。



卡纳蕾卡看着着拉斯的侧脸,苦笑着说道。



[进行了那么多场战斗,只是一句麻烦吗]



[那种不值钱的模拟战,当然麻烦。要是这种麻烦能就这样减少一点就好了]



[是啊。至少,不会再有人说你不配当第一皇宫卫士了吧。也不会再有不自量力的士兵来挑战你了]



[这都要感谢哈拉汗师团长]



走在皇宫长廊上,拉斯讽刺地摇了摇头。



哈拉汗是谁都认可的实力者,阿哈吉亚也展示了与赐铭狩龙机相应的性能。



打败了他,至少洗刷了对拉斯实力的怀疑。暂时不会被像今天这样的模拟战所困扰了。



[这个暂且不说,他们的眼神很奇怪啊,是我的错觉吗?]



拉斯看着擦身而过的文官们的表情,小声问道。



[中央统合军的演习场和皇宫之间有定期进行联络,所以模拟战的结果他们都知道了]



[模拟战的结果……。不过,我觉得他们好像在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



[嗯…是啊。是对你打败了第二师团感到不满吗?皇宫里的文官们应该没有理由支持中央统合军吧]



卡纳蕾卡讶异地歪着头。



拉斯默默地耸了耸肩。



虽说是怨恨的视线,但并没有敌意。恐怕放着不管也没有问题吧。拉斯在这样判断后,回到近卫团的休息室里。



在休息室里等着拉斯他们的,是一个令人有些意外的人物。



用黑色面具遮住半边脸的男装皇女,菲亚尔卡。



[呀,欢迎回来,拉斯。卡纳蕾卡]



[殿下?你为什么会在近卫连队的队舍里?]



卡纳蕾卡惊讶地停下脚步,问菲亚尔卡。



坐在队长席上的菲亚尔卡,若无其事地看着卡纳蕾卡他们。



[我毕竟是近卫师团的师团长。所以我有权利在这里吧?]



[哈啊]



[怎么说呢。其实我是来慰劳拉斯的。他好像实现了自己的约定]



[约定…吗?]



[嗯。做出了第一皇宫卫士的业绩?]



菲亚尔卡笑着眯起眼睛。今天的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兴。



拉斯狠狠地瞪了菲亚尔卡一眼,然后责备似地叹了口气。



[你在我身上下注了吧?]



[赌博….吗?]



代替装傻地移开视线的皇女,卡纳蕾卡困惑地看着拉斯。



回答她疑问的是坐在菲亚尔卡旁边的埃尔米拉。



[皇宫内的文官和武官们对模拟战的结果进行了赌博。下注的内容是拉斯殿的胜利数。殿下用金币赌了拉斯殿六胜]



[托你的福,只有我一个人赢了。这样,皇太子的办公室也能备上好一点的茶叶了。皇宫最近预算也很紧张]



菲亚尔卡毫不畏惧地接过了埃尔米拉的解释。



拉斯放弃似地点了点头。



在五对一的模拟战中,能预料到拉斯会打倒第六架的人,除了菲亚尔卡以外没有别人了吧。



[你早就知道哈拉汗师团长会拿出赐铭狩龙机吗?]



卡纳蕾卡不解地歪着头,问菲亚尔卡。



[怎么可能。不过,拉斯击败五个人是很容易猜到的。那样的话,师团长就不得不出面了吧。否则会很难堪的]



菲亚尔卡面不改色地说道。



[师团长赢了就以平局收场,输了就不得不承认拉斯作为第一皇宫卫士的资质。无论哪边,我们都不吃亏。这都得感谢师团长]



[你要是这么想,就补贴他狩龙机的修理费吧。我已经尽量控制了,让他能方便修理,但那毕竟是赐铭的]



拉斯心情复杂地说道。



被称为赐铭的狩龙机几乎都有自己独特的特殊构造。一般的作坊和维修人员都修不了,所以修理费自然也是非常高。单凭师团长的工资应该很难支付。



[是啊。那就安排一下吧。还有给第二师团的慰问金]



菲亚尔卡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坐在那位皇女旁边的埃尔米拉突然皱起眉头,因为休息室前面的走廊突然变得嘈杂起来。



在房前作护卫的皇宫卫士们,好像在和谁争执。



一般情况下,皇宫卫士们应该会强行驱赶外人,但他们不知所措的样子却传到了室内。来访的似乎是个难对付的人。



[好吵啊。发生了什么事?]



卡纳蕾卡一边伸手握剑柄,一边问门前的卫兵。



被连队长突然呼叫的卫士们,慌忙立正报告。



[那个…医疗局的圣女要求与第一皇宫卫士殿会面]



[见拉斯?]



卡纳蕾卡困惑地看着拉斯。



阿尔吉皇国中的圣女,是对能使用高级治愈系炼术的女性炼术师的尊称。拥有这个头衔的人,在皇宫里也只有三个。



这么重要的人物在这个时候突然造访。看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用在意我。让她进来吧]



菲亚尔卡对守卫们说道。圣女的地位与伯爵贵族同等。和她这个皇太子也是同席,所以在立场上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殿下…]



卡纳蕾卡一脸严肃地看着菲亚尔卡。她是在确认,皇太子所在的房间是否可以让外人进去,因为可能会发生纠纷。



[没关系。我也很好奇圣女这时候会为了什么事来见拉斯]



[明白了]



对皇太子充满恶趣味的发言点了点头,她命令部下开门。



卫士们也松了一口气,他们让访客进入到房间中。



进入房间的是一个和拉斯他们年龄相仿的娇小女性。是拉斯不认识的面孔。



长得很端正,但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可爱的童颜。



她穿着纯白的服装,令人联想起尼姑服。



那是圣女的制服。



[殿下….?]



圣女发现菲亚尔卡的身影,惊讶地睁大眼睛站在那里。



虽说是近卫连队的队舍,但也只是卫兵的休息室,她怎么也没想到皇太子会在这里吧。



女扮男装的公主向她友善地挥了挥手。



[好久不见,圣女丽莎。陛下总是受你照顾,在此表示感谢]



[请别这么说,殿下。没能治好皇帝陛下的身体,我深感自己能力的不足]



听了菲亚尔卡的话,圣女恭敬地低下了头。



现任阿尔吉皇帝的身体不好,在皇宫里已是公开的秘密。身为高级医疗炼术师的圣女,会给皇帝治病也不足为奇。扮演皇太子的菲亚尔卡会知道圣女的名字,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吧。



[你是来见拉斯的?]



[是的。我听说第一皇宫卫士塔利安大人希望和我交往,所以就来这里拜访了]



从惊讶中迅速恢复过来的圣女,爽快地说出了荒唐的话。



拉斯不由得地咳嗽起来,菲亚尔卡也把危险的目光投向拉斯。



[这是怎么回事,拉斯?]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能给我详细解释一下吗?]



拉斯困惑地向圣女确认道。



虽然对方是个可爱的女人,但他们应该是初次见面。



[是吗…是这样吗?我听弟弟说,塔利安大人是为了和我交往,才和第二骑兵们进行了模拟战的…]



圣女微微歪着头,困惑地说道。



[恕我冒昧,圣女殿下的弟弟是…]



[第二骑兵师的银级骑兵,中尉库斯塔·福阿雷尔]



[…圣女殿下……是福阿雷尔银级骑兵的姐姐?]



[是的。我叫丽莎·福阿雷尔]



看着静静微笑的圣女,拉斯感到十分焦急。



他确实有对一名银级骑兵说过要他把介绍姐姐给自己。



但那只是为了挑衅他的一句玩笑话。



真没想到库斯塔的姐姐会把这句玩笑话当真。而且对方还是医疗局的圣女,这完全出乎了拉斯的预料。



知道事情经过的卡纳蕾卡,一时也插不上话。



[姐姐!]



拉斯还没从混乱中恢复过来,休息室门口就又传来了声音。



在皇宫卫士们制止之前,三个身穿中央统合军制服的士兵硬闯了进来。



下一瞬间,站在最前面的库斯塔·福阿雷尔突然在拉斯面前跪了下来。



[请原谅,塔利安殿!]



高大的身体像孩子似的缩成一团,库斯塔深深地垂着头。



不仅拉斯和卡纳蕾卡,就连剩下的两个炼骑士也呆呆地看着突然低头的同伴。



[啊…这是什么意思?]



[对,对不起,第一皇宫卫士殿。你,那个…白天模拟战那个赌上福阿雷尔银级骑兵姐姐的传闻,好像传到她本人耳朵里了…]



[库斯塔,喂….赶紧站起来….]



在拉斯的质问下,中央统合军团的两名成员慌忙拉起了库斯塔。但是,库斯塔却顽固地不肯抬起头。



[前些日子太无礼了,在此深表歉意。我现在深知塔利安殿的实力了。但是姐姐的事,那个…]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抬起头来…]



拉斯用粗鲁的语气说道。被敌视很麻烦,像这样道歉,也一样麻烦。



[站起来,库斯塔。你给在座的各位添麻烦了]



也许是看不下去弟弟的样子,丽莎严厉地说道。



[但是,姐姐….!]



[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都不能推翻家族的男人曾经定下的约定。我这个姐姐,为你的失败负责不是应该的吗]



[那么,姐姐的贞操…]



[我的事没关系。即使塔利安大人真的像传说中说的那样,生下来的孩子我也会负责抚养的]



[姐姐….]



高大的库斯塔含着泪抬起头,娇小的圣女对他温柔地微笑着。



菲亚尔卡看着两人的对话,压低声音笑了起来。听了姐弟俩的对话,她似乎也了解了大概的情况。



另一边的拉斯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只要和拉斯接触就会怀孕的荒唐传闻,似乎也传到了圣女丽莎的耳朵里。



[啊……圣女殿。对不起,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泼你冷水,我向你提出交往其实是误会]



[误会….吗?]



[啊啊。所以你可以回去了。所以,福阿雷尔中尉你就放心吧。我并没有把你姐姐当成模拟战的奖品]



[是吗…是这样吗….]



听了拉斯的话,库斯塔脸上的紧张消失了。



相反,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孩子般的光辉。



[真的是非常感谢!现在我可以安心地成为塔利安殿的弟子了!]



[….成为我的弟子?你在说什么?]



突然冒出的弟子这个词,让拉斯非常困惑。



[塔利安殿说我不适合当炼骑士吧?]



[啊。正确地说,是作为纯粹剑士的适应性。你的炼气太重了]



怎么说呢,拉斯变得愁眉苦脸。本来那是不太适合在人前讲的内容。因为它包含了非常个人的、非常细致的信息。



[炼气….太重?]



[体内保有的炼气浓度,比一般的炼骑士还要高。因此炼气的循环速度较慢,不利于精细快速的控制。你一点自觉也没有吗?]



对于拉斯的问题,库斯塔陷入了沉默。



在白天的模拟战中,库斯塔被安排在最后攻击。那是因为他的攻击力在同伴中是最高的。



但在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库斯塔跟不上拉斯的速度。库斯塔本身不擅长在高速区域进行机动。



[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炼气的重量与炼气的总持有量成正比,这说明你能使用更强力的炼术。在掌握超级剑技之后,应该会具有更大的优势]



[我…超级剑技….!]



库斯塔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然后他探出身子,几乎要抓住拉斯的腿。



[塔利安殿,拜托你了。请收我为徒吧。昨天您不是说过要介绍一个好师傅给我吗?]



[啊啦…你真的说过那种话吗,拉斯?]



菲亚尔卡饶有兴趣地插嘴道。



好像在为自己的失言后悔,拉斯用手捂着额头点了点头。



[啊。在商都弗昂的店里,有一个叫阿玛里耶的娼妇,她是弗昂店里一位非常优秀的炼术使。呃,不过她在性格上有点问题…]



[娼妇…是吗?比起娼妇,我更愿意当塔利安殿的….!]



[能不能少说这种话,福阿雷尔中尉]



听了库斯塔的话,拉斯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



[请叫我库斯塔吧,师傅]



[都说了我不是你师傅]



[哈哈,这不是很好吗,拉斯。同样作为侍奉皇国的士兵,他的请求。你就接受吧]



菲亚尔卡不负责任地说道。虽说是半开玩笑的话,但毕竟是一国的皇太子。所以拉斯无法反驳她。



对拉斯和皇太子的对话起反应的是库斯塔的同伴们。



[等等,塔利安殿!那我也……!在看到你和哈拉汗师团长战斗的样子后,让我非常感动…!所以…]



[我也求你了,第一皇宫卫士殿!你在模拟战中使用的探测结界,如果那个技术被中央统合军的炼术师掌握的话,在恶劣的天气和密林中战斗会变得多有利——]



阿托斯·卡里奥和陆·基尔卡——两个铜级骑兵争先恐后的跪在库斯塔两侧。



看着跪在地上的炼骑士们,拉斯的脸颊抽搐了。



[有了可靠的后辈呢,拉斯]



卡纳蕾卡的语气很高兴。模拟战的对手——炼骑士们认同了拉斯,让她感到非常高兴。圣女丽莎也很满足。



自认为已经成为拉斯弟子的库斯塔他们走出了皇宫卫士的休息室。拉斯则是疲惫地靠在墙上,他看着窗外。似乎是在逃避现实。



[这样一来,让你成为第一皇宫卫士的问题就解决了]



菲亚尔卡盯着拉斯自言自语道。



然后她慢慢地站了起来。



[那么,埃尔米拉,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拉斯,我们走吧]



[….走?是要到哪去?]



拉斯讶异地挑了挑眉。



[灵庙。现在的你有资格进入那里了]



菲亚尔卡以前所未有的微妙表情说道。



然后她调皮地眯起眼睛,用一种落寞的声音继续说道。



[是皇宫地下的皇家墓地。阿利现在就沉睡在那里]



2



在皇宫院内一个大庭院的一角,矗立着一座建筑。



泰罗斯教团的普拉塔大教堂——



也是埋葬了皇国历代皇帝的阿尔吉皇家陵墓。



地上的教堂建筑,与皇都的其他大教堂相比,并没有那么的壮丽豪华。



除了皇宫的人都不能进去,某种意义上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说是有历史的教堂也不错,其实也只能说是陈旧的历史建筑。



然而,普拉塔教堂的真正价值不在地上,而在地下。



因为建国以来八百多年的历代阿尔吉皇帝和皇族的遗体,几乎都存放在这座教堂的地下骨灰室里。



[看着刻着自己名字的墓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呢]



菲亚尔卡俯视着埋在墙上的崭新石板,有些开玩笑地说道。



时间已是半夜。



像迷宫一样错综复杂的骨灰存放室里,除了她和拉斯以外,没有别的人。



照亮没有窗户的地下空间的,是菲亚尔卡用炼术产生的光球。



在无色光芒照耀的石板上,刻着菲亚尔卡·齐埃维亚·阿尔根泰亚的名字,那是两年前死去的皇女菲亚尔卡的墓碑。



当然,墓碑下面放的并不是真正的皇女遗体。



沉睡在那里的,是她的双胞胎哥哥——皇太子阿利奥尔,他作为菲亚尔卡的替身战死了。



[好气派的墓啊。和历代皇帝一样吗]



拉斯有些吃惊地叹了口气。



实际上,刻着菲亚尔卡名字的墓碑与其他皇族的墓碑相比,显得有些不自然。不单是厚大,装饰也更豪华。



拉斯怀疑这是不是菲亚尔卡本人的爱好。



[因为我是深受国民爱戴的皇女啊。这点待遇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是挺身击退都市连合国军队的救国英雄]



[嗯,也许吧]



拉斯瞥了一眼昂首挺胸的公主,短哼了一声。



看着反应如此冷淡的拉斯,菲亚尔卡不服气地噘起了嘴。



[英雄的名誉,本来应该由阿利哥哥领受的,你的表情是这样想的吧]



[不…人死后,他的名誉什么的就不存在了。阿利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对于拉斯冷冷地话,菲亚尔卡也表示同意。



[但是,我不认为那个人的选择是愚蠢的。在与都市连合国军的首战中,哥哥所受的伤实际上相当严重。即使平安地从战场回来了,要重新做皇帝的代理,恐怕也需要很长时间的疗养]



[带病的皇帝和养伤的皇太子…真残酷啊]



拉斯苦涩的说道。



前代的皇位继承之争导致皇族人数过少,是阿尔吉皇国政局不稳的原因之一。



结果,皇太子阿利奥尔不得不代替卧病在床的现任皇帝,担任了年轻的代理皇帝。



他作为军队总司令上了战场,在那里负了重伤。



[在那种情况下,假如皇女也被龙杀死了,会变成什么样呢?]



[四侯三伯恐怕会开始密谋篡夺皇位了。各自拥立下一任皇帝候选人,最坏的结果就是发动内战]



[是啊。所以,这个国家的和平能维持到现在,都是因为哥哥选择替我死亡。说实话,我不太愿意承认这点]



[这也多亏了你替他扮演皇太子的角色吧?]



[是啊。那个人似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在了以后,我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菲亚尔卡不悦地皱着眉头低语。



选择自己做诱饵吸引敌军的阿利奥尔,会特意乘坐妹妹皇女的狩龙机出击。



自己代替妹妹去死,活下来的菲亚尔卡一定会代替自己。阿利奥尔是这么确信的。



事实上,在那之后的两年里,菲亚尔卡一直完美的扮演着皇太子的角色。



一切都在阿利奥尔的计算中。



虽说那是必要的,但完全按照哥哥的设想做事,这对菲亚尔卡来说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两人虽然是好兄妹,但阿利奥尔做事情总是游刃有余。



菲亚尔卡虽然脾气多变,但总能把事情完成的很好。



[他的确是这样的人]



想起阿利奥尔在军校时的样子,拉斯不禁失笑道。



皇太子阿利奥尔·列夫·阿尔根泰亚。对他的印象,很难用一句话来形容。因为除了少女般纤细的美貌之外,他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



在剑术上拉斯比他强,在炼术上菲亚尔卡也胜过了哥哥。虽然他的成绩并不算差,但还没到学年第一的程度。



但在学生之间切磋的时候,不知为何赢的总是他。模拟战也好,校园活动的摊位销售也好,结果都是一样的。



轻易地就能召集强力的伙伴,仿佛能预测未来的强大直觉,回过神来已经被他取胜了。



阿利奥尔看似品行端正,其实是个非常爱恶作剧的人。



为了救济经营困难的孤儿院,在学生宿舍里私自酿酒贩卖,这些行动还算可爱。



在抓捕性骚扰教官的时候,皇太子会亲自扮女装诱惑对方,为了摧毁贩卖人口的组织,他会用训练用的狩龙机潜入市区。



被这种皇太子的行动所牵连,为了替他善后而持续奔走的,就是菲亚尔卡和拉斯。



这样一来,菲亚尔卡成为皇太子的替身,恐怕就是是阿利奥尔最后的恶作剧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拉斯被委以第一皇宫卫士的任务,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无法逃脱的宿命。



[你还是那么喜欢哥哥啊]



看着下意识露出微笑的拉斯,菲亚尔卡瞪了他一眼,然后闹别扭似地鼓起了脸。



[喜欢?我对阿利?]



[因为你对哥哥的评价很高。你会躲着哥哥,不是因为对我的死感到害怕。而是害怕那个人对你失望对吧?不过眼睁睁地让妹妹死去,然后只有自己活下来,这可不像哥哥的做法啊]



[那是因为…也许是这样吧]



对于菲亚尔卡的指正,拉斯的回答有些含糊。



虽然没有自觉,但她一说就明白了。



无论菲亚尔卡的死有多么令他悲伤,如果只是这样,拉斯也没有理由逃避阿利奥尔。因为即使拒绝见他,菲亚尔卡也不会起死回生。



尽管如此,拉斯还是避免与阿利奥尔见面,因为他没有自信让阿利奥尔不再憎恨他。



正如菲亚尔卡所说,拉斯怕他对自己失望。



[没关系的。阿利哥哥,到最后都还是你认识的那个哥哥]



银发的皇女用温柔的语调告知拉斯。



菲亚尔卡的话是对的。她哥哥挽救了这个国家,也救了妹妹的命。用他自己的方式。



[即便如此,我也不希望他死]



拉斯盯着脚下的墓碑,微弱地低语道。



在刻着别人名字的墓碑下,苍瞳的皇太子至今仍在沉睡。这是喜欢恶作剧的他特有的结局。



[你不必为此负责,拉斯]



菲亚尔卡轻轻叹了口气。然后随意的耸了耸肩。



[我也一样。既然牺牲了哥哥活下来,我就有义务保卫这个国家——虽然这种强加于人的想法是不对的]



[那你为什么要女扮男装,扮成皇太子呢?]



[这种事,只有我才能做到最好吧?至少我不想把现在的阿尔吉皇国交给任何人。那样的话,维持不了半年国家就要崩溃了。那实在是太让人痛心了]



[…还有别的说法吧。爱这个国家的人民之类的]



拉斯苦笑着责备菲亚尔卡。



但他并没有否认她的发言。皇女的话听起来有些傲慢,但另一方面那也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皇帝代理可是很麻烦的。所以啊,拉斯——]



菲亚尔卡微笑着看着拉斯。



[所以,如果有一个能安心让我托付皇国的人出现,我会果断地退出]



[退出?]



[要不要放弃名字,找个地方当平民呢?西亚尔吉亚的泰西娜公主生了孩子,皇家继承人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如果是这样,我消失也没问题吧?]



菲亚尔卡若无其事地说道。



拉斯无言地看着她。



冒充皇太子,想和异国公主结亲的男装皇女。



得到西亚尔吉亚公主的协助后,这种不稳定的状况将不会持续太久。



菲亚尔卡理解这一点。所以她制定了一个计划,包括自己的“退出”。等有皇位继承权的孩子出现后,菲亚尔卡打算伪造自己的死亡,从政治舞台上消失吧。



[剩下的人该怎么办?谁来当国家的掌舵人?]



[那就交给泰西娜公主吧。下任皇帝的母亲,坐这个位置绰绰有余。有你和宰相的帮忙,事情不会变得那么糟]



[如果泰西娜公主不是能把皇国安心托付给她的人,那该怎么办?]



[到时候我再娶个妃子,让你跟她生个孩子就行了]



[…虽然这样是放弃追求公主,但我可没说过要协助你生孩子啊]



[你在说什么啊,问题就出在没有正统的皇位继承人身上,如果太子妃不生孩子,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你…从一开始就打算那样…!]



拉斯苦涩地眯起眼睛,瞪着菲亚尔卡。



菲亚尔卡计划必须由泰西娜公主生下继承人。包括拉斯让公主怀孕,这些都是菲亚尔卡的计划。



[你祖母是上一任皇帝的妹妹。所以你的孩子成为皇位继承人,血统上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即使现在你多了一两个外遇对象,我也会宽宏大量地原谅你,极东的种马]



菲亚尔卡用讽刺的语气说道。



拉斯终于明白了。



与斩钉截铁的态度相反,菲亚尔卡也不希望拉斯有自己以外的女人。她甚至还对拉斯过去出入娼馆的事耿耿于怀。



学生时代的菲亚尔卡就是一个嫉妒心很强的人,这一点到现在也没有改变吧。



和允许出轨的话相反,她流露出的不高兴就是证据。



[你带我来这,就只是为了跟我说这种话吗,菲亚?]



拉斯觉得再反驳也没用了,就突然改变了话题。



菲亚尔卡吃惊地微微扬起眉毛。



[什么啊,你发现了吗?]



[你这个合理主义者,怎么可能把我带出去扫墓呢]



[真失礼。我也有哀悼死者的心情。大概吧]



菲亚尔卡反驳了拉斯对自己的评价。



[不过,除了扫墓,来这座灵庙还有别的事也是真的]



[别的事?]



[皇帝陛下说过,要把狩龙机赐给你]



听菲亚尔卡这么一说,拉斯想起来了。



作为两年前杀死上位龙的奖赏,拉斯得到了狩龙机。这是一架赐铭的皇家传承机体。



[这座陵墓的地下,藏着皇家的狩龙机。那架不太想让人看到的,带有传说色彩的机体]



说着,菲亚尔卡把故弄玄虚的视线投向了骨灰室的深处。



看到她的侧脸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紧张感,拉斯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3



拉斯和菲亚尔卡沿着被炼术之光照亮的楼梯前进。



不久,两人到达了堪比地上大教堂的广阔地下空间。



在石砌的高大大厅里,随意地摆放着几台毁损、解体的狩龙机。



它们残破不堪的样子,就像废墟神殿里的异教雕塑一样。



[为什么要把狩龙机藏在这种地方?]



拉斯困惑地问菲亚尔卡。



他的声音在黑暗的地下空间里回响着。



[皇家里流传着几尊不能公开的狩龙机。为了隐藏这样的机体,这个大教堂的地下是很方便的。即使皇族接近也不会被怀疑,而且也没有人喜欢潜入到坟墓下面]



菲亚尔卡淡淡地解释道。她自己好像也不知道详细的经过。



[这里的狩龙机有问题?]



[有让驾驶员接二连三死亡的不吉利机体,也有从别国掠夺来的,也有专门用来暗杀的机体…唉,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



[是想把这么不吉利的机体送给我吗,那个陛下]



[维尔德吉亚尔塔吗…它有点特殊。准确地说,那架机体不是皇家的所有物。是它的前主人寄放在我们这的]



[寄放?]



听到皇女爽快的话语,拉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对。在合适的机体继承人出现之前,委托皇家保管]



[把这样的机体赐给我真的好吗?]



[如果是你就没问题,拉斯。除了你之外没有能继承它的炼骑士]



菲亚尔卡毫不犹豫的说道。



然后她有点为难地垂下眼睛。



[话说回来,还不能断定它是你的东西]



[哈?]



[所以我才会带你来这。它上一代的主人今晚也会来这里]



菲亚尔卡罕见地露出了微妙的语气,她静静地叹了口气。



对于用半骗的方式把拉斯领到这里,她多少有些愧疚。



[所以是想考验我吗…?那家伙是什么人?]



拉斯毫不客气地反问。



原本提出要赐予他狩龙机的就是皇帝。现在却要让原来的主人对他进行考验,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但是菲亚尔卡却眯起了眼睛,好像觉得很有趣。



[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什么?]



[那么…据我所知,它应该保管在这后面]



无视拉斯的问题,菲亚尔卡提高了炼术的光量。



那由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和水蒸气所炼成,由二氟乙烯氢化学反应所产生的光芒,它照亮了地下空间深处的一架狩龙机。



仿佛要融入黑暗的漆黑色,是一架具有威严感的机体。



[找到了。就是那个。维尔德吉亚尔塔]



[黑色的狩龙机……?又是一架很没品位的机体啊]



拉斯一边接近陌生的狩龙机,一边说出了真实的感想。



狩龙机的颜色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漆黑的机体是很少见的。如果是像吉恩特那样的演习机还好,如果是赐铭的狩龙机,几乎是不存在的。



因为狩龙机既是兵器,又是贵族荣誉的象征。



为了鼓舞己方的士兵和百姓,狩龙机通常会染上华丽的色彩,装饰得很漂亮。



撒下带炼粒子作战的狩龙机在战场上是很显眼的,所以特意涂上朴素的颜色没有意义。



这种背弃常识的全黑机身,犹如影子一般,实在令人不祥和毛骨悚然。



[没品位…你还真是敢说啊]



[不是吗?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吧…]



拉斯看着表情僵硬的皇女,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比起这个,这…这架机体被封印了吗…?]



[是啊。好像是通过炼气结晶]



菲亚尔卡走近狩龙机,毫不费力地把手伸向机体的腿部。



然而,在她触碰到漆黑的装甲板之前,她的手指发出“咔”的一声被弹开。一种透明的结晶挡住了狩龙机的整个机体。